不要在网络上寻找偶像

发一下这两天在镰仓江之岛拍的片

在想什么是性癖,大概是

花京院喜欢承太郎身上的晒痕,跟他说愿意去海边等他冲浪回来,他不下水在蒸笼一样的遮阳伞里等待不为别的,见到浑身肌肉裹在紧身衣里头发湿漉漉滴水抱着冲浪板回来的承太郎再递上一瓶水就满足了。

承太郎会挑他补课的日子去冲浪,因为学兰衬衫不透气,汗湿后变得半透明。但是补课地方冷花京院习惯穿长袖,在海边他会把袖子卷到手肘,右手露出承太郎送的手表,他把刘海绕去耳后时发丝会轻轻扫过表盘。沙滩和他都是白色。

可以带入任何想要的cp

人死了,收养一只猫,起了无数个名字都不理,偶尔某天心血来潮朝它喊了一句死人的名字,猫应了。知道不是回魂也不迷信,但是这一刻就被荒谬的偶然拯救着。从此之后觉得它一举一动都越来越像同名之人,打碎东西挠沙发也可以当成那个人的任性,理解并毫无怨言。终于某一天,猫不再回应这个名字,叫它A它应A叫它B它应B,唯独拒绝搭理曾经一唤便来的名字。它用沉默表示不再当替代,人类的爱不过是附属品,可以继续留下来也可以大怒扔出去,无论结果如何它不会妥协,于是人猫感情渐渐生硬,它开始习惯往外跑,反正不会有人管。那天它跑到马路尽头消失在柏油马路反射的阳光里,换回了活生生的人,曾经以为灵魂寄托在一具毛茸茸小身体里的亡者。...

【成御】明日无雨无云

牙琉雾人的案子暂时告一段落,成步堂在舞台下方目送着演员的退场,其余人纷纷走下台来到他身边。灯光依次亮起,剧场不再只有成步堂龙一一人,事务所也变得热闹了一些,他置身于美贯和王泥喜的打闹中,久违地感受着走出牢笼的、不再被束缚的快乐,即使他已变得不大爱表露情绪,却还是悄悄漾起了笑容。查理君也许会察觉到。

但是还有一个人没有登场。关于他,成步堂心里一直隐隐藏着预感,过去他一直认为一切都要等到尘埃落定之后才会拉开帷幕,既没有期待也没有盼望,而是静静地等待一块石头自己落地。所以御剑怜侍推门而入那天成步堂一点也不惊讶,只是他刚好泡完速食面准备开吃,一股红色的旋风便突然闯了进来。他还是律师的时候忙起来吃泡面...

【成御】心理医生

写的第一篇成御,也是唯一一个写过的非原作paro,旧文重修 


成步堂才拿到心理医师执照几个月。作为心理科最年轻的医生,做什么事还少不了师傅带。千寻总是跟自己的妹妹兼年轻医师的助手真宵说成步堂还需要三年才能独当一面,可别说三年了,不出三天御剑怜侍便出现在了这里。他的第一个病号。

银发男人推门而入,不巧绫里医生正好带妹妹出了门,外出看诊加味增拉面日。成步堂装模作样翻了好久病历,却忘了问对方来历。这半斤八两的愣头青行为令自称御剑的来客极为不爽,他食指朝向成步堂将来也许有秃头危机的脑门说区区实习生别坐那个位置。年轻医师被戳穿,脸涨得像还没熟透的苹果,一半青一半红。他也不高兴,再怎么业...

ナイロンの糸

承太郎左手盖在花京院右手上,指尖有意无意地收紧,嵌进另一只手的指缝中。风轻轻吹拂,尼龙绳晃动着,带着铃铛微微作响。不知道是尼龙绳让铃铛发出地鸣,还是铃铛在震颤尼龙绳的灵魂,正如不知道是谁先侧过头——也许是承太郎,他比花京院高,低头也更方便——额心渗出汗水,夏夜温度烧得人灼热,烧红两颗赤诚的心脏。
“鱼上钩了……”接吻的间隙花京院稍稍错开,他不想错过今夜钓上来的第一条猎物。承太郎咬住他的上唇口齿不清地说是风,风在吹铃铛。
“响了好久了,风没有这么大。”
“管他呢。”承太郎摘下自己的帽子,拨开一直以来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防线。他豁出去了,而花京院看上去没有拒绝的意思,这比猎物更重要。“我从来不是...

【承花】最強伝説⑧&⑨

*完结。 前文见合集


变天了。

波尔纳雷夫从法国回来就这个感觉。他的妹妹不仅要嫁人,对象看上去还挺靠谱的,有房有车有工作,和雪莉十分恩爱。他这个做哥哥的不忍破坏妹妹的幸福,只得点头答应。男人的苦男人的泪男人的痛只有男人才知道,于是他把花京院约了出来,一坐下便抱着一袋子纸巾使劲嚎。

“这样。”

花京院看着别处,双眼放空,全然不管好友的死活。法国人纸巾擦眼泪擦了会儿觉得自讨没趣,收起假哭的脸,巴掌伸到桌对面的人眼前晃了晃。

“hello?在听吗。”

“不在。”

“我妹妹要结婚了。”

“我知道。”

面对好友的无情,波尔纳雷夫叹口气。“你这边发生了什么事,你说吧。”他一...

【承花】最強伝説⑦

*前文见合集

一连好几次让主持人吃瘪,Qtaro自然被踢出了贵宾之席。主持人和其他几个主播热情地拉着关系,他站在人群外,想着这样也好,与其待在这里不如早点回去。

Qtaro和海罗凡特刚想溜之大吉,内场负责人就找上门来了,说活动结束后想请各位主播吃个饭,就当开庆功宴,顺便能不能商量下活动开始前铭牌没送到的事,那是个误会,是个意外。pr也在一旁赔着笑脸,就差问空条赔偿条件和封口费要价了。

正如花京院所想的那样,Qtaro活动上的发言有粉丝录了下来发去了网上,加之类似的事情有先例,自然引发了游戏网民的一波讨论。擒贼先擒王,公关也要先从大头做起。生怕他们不答应,pr还说投资方的人也会过去,大家可...

【承花】最強伝説⑥

*前文见合集


说是可以拉一个人一起去,人pr那意思是让Qtaro请助理一起去,于是跟班的活自然而然地就落到了花京院头上。好在他提前开了千里眼,把自己收拾得特别特别朴素,兜帽卫衣牛仔裤,还有黑框眼镜和口罩,半个脸都藏起来了,看上去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路人甲。

但是空条不太满意,问他戴那么大个口罩干什么。“好歹也是参加活动,别太学生气了。”

“感冒了,不想说话。”花京院轻易地说了个谎。再说官方邀请的是Qtaro又不是他,他可不想借着他的名气长自己威风,没必要把自己收拾太规矩。

反观空条,打扮得还是如同两人第一次见面那样,没有穿西服打领带那么正式,但气质绝对够格。花京院敢说这个人穿睡衣去也...

【承花】最強伝説⑤

*前文见合集


第二天花京院睡得昏天暗地。一来他没事做,二来这是应对心情不好时常用的方法。难得工作和主播都没有自己什么事,他悠闲地过了一个下午,散散步溜溜鸟,甚至还有心思搞烹饪。花京院做饭很好吃,波尔纳雷夫曾好长一段时间变着花样缠着他下厨。只不过平时他懒加上工作不规律,能用外卖解决就绝对不靠自己。

他忽然觉得清净过日子也不错。估计接下去这段时间空条正全力以赴,不会找他说话。海罗凡特也累了,只想跟朋友喝酒吹水插科打诨。

“波尔纳雷夫。”

“可算想开了点?”

“你……”也是,波尔纳雷夫不可能不知道tenmei这几天的情况,只是怕叨扰他的心情,法国人才没有跟他搭话。“我没想不开,有没有空...

【承花】最強伝説④

*前文见合集


说回JOJO这个系列,玩家需要通过扮演主角,操纵主角的行为来引导整个故事的发展。在游戏过程中,玩家可以结识新伙伴,学习新的技能,并发挥自己的想象使用技能打倒敌人,继而推动主线故事前进。总体而言偏向剧情流。

不了解的观众(比如波尔纳雷夫)会觉得这么一款游戏没有做speedrun的价值。他们不知道的是,该游戏以完美通关代价极大著称。JOJO从第一部开始就没有存档机制,玩家只能一直前进,如果不慎让主角死了只能重新开始游戏。

然而这只是游戏难玩的起点,剩下的难度则被游戏的系统承包了。官方给JOJO的运作系统起名叫“蝴蝶效应”,顾名思义,玩家的每一个行为,说的任何一句话都会对游戏...

【承花】最強伝説③

*joo出的小薄本,想放出来所以我就放出来了,

大概一天发一章,前文看合集


今天周末,无需早起。日上三竿,法国人还在睡梦里。他做了个及其诡异的梦,自己的头发受到神秘魔法攻击解除了生长限制,开始不停地生长,最后有一个电线杆那么长。巨大怪物在不远处注意到了他突破天际的头发,一个劲儿地追过来,波尔纳雷夫顶着千斤重的头往前跑,天空不断传来手机的消息声,催命一样地吵。

波尔纳雷夫握着手机滚到了床底下,醒来第一件事摸摸自己的头发,还是原来的长度。倒是手机还在持续震个不停,花京院的消息一个接一个,跟末日遗言似的。他想起来今天好像是tenmei和Qtaro世纪见面的日子,不然花京院早睡死过去了,根本...

【成御】Déjà vu

御剑怜侍刚刚做检察官那会儿经常碰到一个头戴针织帽,看上去永远睡不醒的律师。那个律师通常接一些没有胜算的案子,御剑身为新人自然经常被派去接这些杂事,不知不觉中常常能在法庭上见面。和他打官司御剑基本稳赢,但他经常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能赢就好了,何必管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

糸锯同样是新人刑警,他年纪比御剑大,大多数情况下却并没有20岁的御剑怜侍冷静。为了搞好和自己上司的关系糸锯邀请御剑与他去一家著名的俄罗斯餐厅吃饭,御剑刚走进去就感受到了里面开空调不要钱的寒气,同时还看到了老熟人。针织帽律师正坐在里面打牌,回想起他在法庭上一无是处的表现御剑根本不想走进去,看到刑警和检察官的律师却执意凑过来...

【承花】真冬降らぬ雪

*收录于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冬章

*存档用,涉及年龄操作和人物死亡


今年冬天来得特别迟,像一位苟延残喘的老人。深秋时节,冬天还未到的一个下午,花京院问他想不想开车旅游一圈,可以顺便探望一下徐伦。承太郎坐在轮椅里沉默地点点头,满头白发和窗外铅灰色的天一个色调。脸正对着温暖的壁炉,给皱纹镀上一层温暖的橘红。

花京院走过去,为承太郎的膝盖披上一件衣服,眼角的鱼尾纹愈发深刻。但是跟承太郎的比起来,还是浅一些,人也年轻不少。他们认识的时候,两人差了25岁,一个青年,一个中年。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变成一个中年,一个老年。花京院还能动能跑,而承太郎终年与轮椅为伴,高大...

【成御】手探り(R)

*三流下品,但其实不黄

🦔

请注意:小刺猬电脑端点不开,手机端可以点开

【承花】明晰夢

花京院想起自己的爱人,却已经不太记得起爱人的模样。徐伦说:“你没有看到他最后的样子,他也会忘了你。”少女的利齿撕破苹果,果汁四处飞溅,有几滴落在他的心里,继而冒芽。

最开始的几天,花京院安静地待在家里哪里也没有去,有时候会坐在窗台上,直到徐伦霸道地闯进来消耗光了最后一点可以吃的苹果,他才看了眼镜中蓬头垢面的自己。

第二次徐伦来拜访,自觉提了一袋子苹果作补偿。花京院给她削苹果,还是什么都不想说。徐伦突然对果肉没了兴趣,对一直在削苹果的人也是。无所谓她吃与否,花京院只重复削与丢皮,一整个下午,白色的果肉变黑,香甜化腐朽,直到夜幕降临。徐伦觉得自己没办法焐热一块石头,吐出一口气,离开了苹果堆。...

感谢拍卖,他归我了

我永远喜欢

【承花】最強伝説(试阅+本宣)

晚好,一个不咋走心的本宣

※承花新刊《最強伝説》,作者Donten,一个轻松欢快(?)的游戏实况paro。突发小薄本

   首发:上海JOJO ONLY5

   摊位号/名:17 从万千替身高手中脱颖而出

※规格:B6

※入手方式(重要)场取/场贩/通贩

   场取🔗这里   

   通贩🔗这里

   敲门暗号:花京院跟承太郎讨论相扑那集跟谁战斗(提示,回答塔罗牌...

【承花】shape of you

上届joo的小薄本,以前放出来过删了,万万没想到还有第二次放出来的这天


0

两点五十六分。

离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承太郎靠在墙上无意识跺着脚,看手表的频率多了起来,显然,他在等待一个他很期待的人。四周不断有人路过,不少女孩儿频频回头,小声地议论着他,但没有哪个是他在等的人。承太郎一身黑色的打扮,这是他的习惯,以前学兰是黑的,现在穿衣服也依旧摆脱不了黑白灰三原色,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看表的次数有点太多了,索性把手插进裤兜里,朝不远处看着。

没人看得出他才刚成年,也没人知道他做什么,除了他在等的,姗姗来迟的花京院。承太郎登时来了兴致,腿往墙上一蹬,整个人直了不少,花京院的个子不算矮,在他面前...

【承花】最強伝説②

*前两章为新刊试阅,游戏实况pa,标题与内容严重不符。

个人再录本宣


“**”(不雅用词)

“干什么?”

“我差点用错号发消息了。”

“你说你又不喜欢跟人交流开那么多号干什么。”这问题波尔纳雷夫老早以前就问过一次,得到的答复是这样比较让人安心。一个号稍微有动静就去另一个号,如此反复,到如今花京院没有1127个马甲也有27个了。

你兔子打洞啊,法国人总是说。不过他十分清楚花京院能不想跟人交流到什么程度,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花京院贼烦这个日语没口音的法国人,甚至怀疑他是故意把头发染浅的日法混血儿。但家教不允许花京院不理会自己的同学,人家来搭话只能回应,邀请一同去食堂吃饭跑都跑不...

【承花】明晰夢(个人再录本宣+通贩)

晚好,一个尽量走心的本宣

※承花个人再录《明晰夢》,作者Donten,内容为修正过的15年至今部分web作品+加笔。

首发(直参):上海JOJO ONLY5

摊位号/名:17 从万千替身高手中脱颖而出

※规格:A5,外封黑底+烫金工艺,内封如图,详情请见p2

入手方式(重要)场取/场贩/通贩

场取🔗:

通贩🔗:

敲门暗号:花京院肉芽被拔出来之后跟承太郎说了什么(提示,是个问句)

预售将于4月5日23:59分关闭,之后将换成余本通贩。

※会场限定特典:A3海报,数量50份,有纸芯保护不必担心变形。先到先得

※staff

作...

【承花】Pygmalion Effect

*收录于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初冬章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神社,油画,长长的楼梯,绿色压边手帕。四样毫无关联的物品频繁出现在梦中,像一支在桌上滚动、掉落在地的油性笔。最开始,花京院只是被它吵醒,渐渐地,那支笔成为了他,滚动,坠落的轨迹了如指掌。他成为了等在神社门口的人,又似作画者,失足跌落那台阶后惊奇一阵尖叫,花京院递出手帕,收下手帕。

不是噩梦,却也没有人喜欢日日被失重感惊醒的感觉。好几次花京院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朋友”及时拉开床头灯友善地安慰他。朝着空气说了声谢谢,绿莹莹的光芒消失在视线中,花京院恢复孤身一人,揉着额头回忆近几日不断倒带重来的梦...

【承花】日记

*收录于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

01/16
EET 5:15 p.m.


承太郎又回到了这片墓园。

参加花京院的葬礼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却仿佛还发生在昨天,规模不大,只有花京院最亲的几个家人和承太郎这个外人。波尔纳雷夫没来,但承太郎给他发过邮件,那时那刻他一定在法国某个位置遥望日本方向缅怀好友吧。贺莉太太握着儿子的手臂,戴了黑纱的那侧,花京院的骨灰下葬时握了一次,土埋上的时候又握了一次,仿佛不这样做就站不住。

花京院的父母则相互扶持,待葬礼结束后,乔瑟夫突然对着这对夫妻鞠了一躬。整个过程中他一直站在稍微远离人群的位置,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花京院的母亲张张嘴,什...

【承花】Boyfriend does my makeup

*一发完搞完觊觎已久的pa,梦想丰满现实骨感,写成啥样不重要了提前祝大家新年快落!发了三次希望这次能在tag中显示出来(。
ooc我的,有点其他cp要素 


红头发男人出现在镜头里,脸占据了屏幕的三分之二。他朝着镜头眨了眨眼睛,在观众的视角里,这个动作仿佛他在离自己不远的位置眨着眼睛,直播间立刻腾起一堆加大加粗加高光效果字体的尖叫声,才一会儿的功夫,点击量就上了榜首的位置。要说为什么,看看标题就能明白个七八分——Boyfriend does my makeup——近期JoTube的美妆区突然流行起这个主题的视频,缘起于阿帕基与布加拉提投下了该tag下的第一个稿件,并呼吁...

【承花】小話あつめ③

今年的短打合集,存档用

因为一直被屏又找不到key word直接全部走外链了


🍒

🐬

🌹

R

R

【承花】Postcard from 1987 其二(又名美国时间圣诞快乐

圣诞节快乐,我终于(没)赶上

服务手机端的外链:💕

前文:其一


【承花】【本宣】SeeYou on the Other side通贩+试阅


晚好,一个不走心的本宣

承花小说同人志《SeeYou on the Other side》,全年龄,六部承太郎x三部花京院的年龄操作故事合集,是63但是又不太63。CP23首发

①购买方式(非常重要,请仔细阅读)

本次仅设置通贩和场取,不场贩。因为一些大家都懂的原因这次不公开出售,有意购买的朋友请在本条推送下留言后,再加企鹅3381684079(专门问朋友借来的通贩专用号),我会一个个审查核实再小窗链接。此规则是为了上双保险,有点麻烦,特殊时期请多包涵

通贩邮费cp结束后统一补,cp结束一周内发货

场取请于cp两天期间到摊位上出示购买页面截图+出示下单时备注的id领取即可

由于本次...

【仗露】常春藤容易在夏天死去

阅后即焚

常春藤容易在夏天死去。我本该和走廊上极度缺水的植物一样死于干枯,战争却比我更早地走向终结,轰然倒塌在某个寂静的夜晚,留下一地狼藉。我坐在台阶上,裤子被砂砾划成破布,腿上伤痕累累,手臂也一样,短袖根本阻挡不了碎片的攻击。伤口使人疲惫,留在其中的,战争的残骸尖锐地刺激着神经,手臂颤颤巍巍地抬起,我不是帕金森患者,但真的太疼了,以至于满额头的血流到手掌上也无动于衷,自打我出生起,就没见过那么多血,也没有如此深刻地体会过疼痛。现在我感受到了,一颗盆栽碎在脚边,叶子缩成一团,因为我的忙碌和疏忽,它们已经很久没有喝水了,这是植物对人类的报复。

源源不断的血涌出来,一部分掉进眼睛里,滴在地上。...

后来,人们从花京院的遗物中整理出一本相册。承太郎想起来,他这一辈子都带着相机到处跑,四处拍,尤其喜欢把镜头对着他。从卡片相机,到单反,莱卡,拍立得,无论是胶片感光的成果还是电子屏上的像素点,花京院从不展示给自己的模特,有时候在小暗房里一呆就到半夜。他去世后,摄影器材们放在柜子里一直没动过,承太郎也从未想过,那本装满了自己照片的相册就在它们后面,厚厚一沓,打开来,连接部分还有些脱胶,看上去已被翻阅过无数次。

承太郎从未见过这么多自己。镜头下的他毫无偶像包袱,只穿了内裤,没刮胡子,睡得流口水,裤子穿反,刚从泳池爬起,像一条巨型落水狗。那些照片大多无技术含量,与其说是摄影,莫如说是抓拍些无关紧要的...

【仗露】妥协

*ooc是我的


笔悬在半空中,笔尖一闪,落在纸上光速移动。眨眼间的功夫,白纸上出现一张男人的脸的线稿,再划拉几下,勾线也完成了。岸边露伴高高地举起笔,甩动手腕,墨水从笔尖里飞出来,精准地落在所有该涂黑的位置,从落笔到完成,整个过程不到五分钟。伟大的漫画家吐口气,放下笔,在他作画期间一直守在门口的东方仗助走过来,拿起那张画,打开门,交给外面的人。

“新的嫌疑犯画像,第一稿,拿好了。”接应的警察是个中年人,身材微微有些发福,拿到初稿后不敢怠慢,一路小跑去打印室。再过几分钟,所有负责接管这宗案子的相关人员都会收到嫌疑犯画像的复印件,他们都松了口气,在心里默默感谢这位愿意来帮忙的少年漫画家。...

1 / 3

© Don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