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cp承花本工事中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岸边露伴又A又O

承花本关窗了,不久的将来会发宣,大家cp见

(本人已升天

连续通了几个宵精神在分崩离析的边缘游走,四天抽掉两包烟,虽然是最养生的爱喜

总之请告诉我

【仗露】常春藤容易在夏天死去

阅后即焚

常春藤容易在夏天死去。我本该和走廊上极度缺水的植物一样死于干枯,战争却比我更早地走向终结,轰然倒塌在某个寂静的夜晚,留下一地狼藉。我坐在台阶上,裤子被砂砾划成破布,腿上伤痕累累,手臂也一样,短袖根本阻挡不了碎片的攻击。伤口使人疲惫,留在其中的,战争的残骸尖锐地刺激着神经,手臂颤颤巍巍地抬起,我不是帕金森患者,但真的太疼了,以至于满额头的血流到手掌上也无动于衷,自打我出生起,就没见过那么多血,也没有如此深刻地体会过疼痛。现在我感受到了,一颗盆栽碎在脚边,叶子缩成一团,因为我的忙碌和疏忽,它们已经很久没有喝水了,这是植物对人类的报复。

源源不断的血涌出来,一部分掉进眼睛里,滴在地上。...

再贩的两本都下架了,暂时没有临时追加计划,谢谢大家

场取摊位两天都在I55,到现场报购买页面截图+下单时备注的id领取,领取方式cp前还会单独私信一次

通贩将于cp后一周内发货,届时所有工作都由我一个人进行,如有不便还请多包涵。有疑问旺旺/私信都可以


本条推送仅做存档用,通贩结束后删除

后来,人们从花京院的遗物中整理出一本相册。承太郎想起来,他这一辈子都带着相机到处跑,四处拍,尤其喜欢把镜头对着他。从卡片相机,到单反,莱卡,拍立得,无论是胶片感光的成果还是电子屏上的像素点,花京院从不展示给自己的模特,有时候在小暗房里一呆就到半夜。他去世后,摄影器材们放在柜子里一直没动过,承太郎也从未想过,那本装满了自己照片的相册就在它们后面,厚厚一沓,打开来,连接部分还有些脱胶,看上去已被翻阅过无数次。

承太郎从未见过这么多自己。镜头下的他毫无偶像包袱,只穿了内裤,没刮胡子,睡得流口水,裤子穿反,刚从泳池爬起,像一条巨型落水狗。那些照片大多无技术含量,与其说是摄影,莫如说是抓拍些无关紧要的...

【仗露】妥协

*ooc是我的


笔悬在半空中,笔尖一闪,落在纸上光速移动。眨眼间的功夫,白纸上出现一张男人的脸的线稿,再划拉几下,勾线也完成了。岸边露伴高高地举起笔,甩动手腕,墨水从笔尖里飞出来,精准地落在所有该涂黑的位置,从落笔到完成,整个过程不到五分钟。伟大的漫画家吐口气,放下笔,在他作画期间一直守在门口的东方仗助走过来,拿起那张画,打开门,交给外面的人。

“新的嫌疑犯画像,第一稿,拿好了。”接应的警察是个中年人,身材微微有些发福,拿到初稿后不敢怠慢,一路小跑去打印室。再过几分钟,所有负责接管这宗案子的相关人员都会收到嫌疑犯画像的复印件,他们都松了口气,在心里默默感谢这位愿意来帮忙的少年漫画家。...

【承花】Catch me if you can

*为看到这条微博后的产物,关于“为什么乔鲁诺桌上放着三部ED last train home里花京院手中一样的书“的我流解释。

*大量捏造,脱离原作,ooc不可避,不要太在意细节


对于去意大利这个任务,广濑康一一开始是拒绝的。如果回声可以自己跑出来的话,大概已经飘到半空中,只差说出SH*T。但空条承太郎就坐在对面,坚如磐石,康一还想多活几年,只好接下工作。

反正刚好没事做不是。

可他内心还有一丝挣扎,于是抱着最后的希望找到仗助和亿泰,希望他们能给点放飞机的专业建议。两位少年正热火朝天地打电玩,听说他要去意大利,亿泰羡慕得不行。

“真好,我也想去……仗助,打那里!”

“看招!...

【承花】他

*依旧是很早之前开的脑洞


空条承太郎在学校图书馆角落发现一本落满灰尘的世界地图手册,纸张泛黄,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被人打开过。他如获至宝,吹掉上面的灰尘,准备带回班里。

最近学校里正流行着一种游戏,谁能在截止日期之前找到校园里最古老的书籍就算赢,承太郎自然也是参赛者之一。上周有人找到了建校之初的校园手册,众人掐指一算,几乎很难有翻盘的可能性了,于是到了这周,沉迷藏宝游戏的人只剩下承太郎一个。

承太郎回到班里,临走之前他已经向馆长核对过这本世界地图的收进日期。馆长年纪不大,甚至算得上年轻,眼睛隔着镜片笑眯眯地问他最近是否有什么活动,拿到数据的承太郎脚底生风早就跑远了,只落下一句响亮的回声...

【承花】水族館コンプレックス

*紧急短打,文不对题,逻辑缺失一定是明早要赶火车的锅 


秋游,学校很贴心地选择了海洋馆作为活动地点,既不晒又满足了青春期小情侣们偷偷手拉手的心情。来时承太郎一如既往板着脸,花京院还以为他兴致缺缺,大约又是找个阴凉地Jump罩脸睡到集合时间,却没想下车之后他拉着自己就往大队伍反方向拽。

“去哪?”说好啊睡觉我不奉陪。

“看海星。”承太郎一脸你有事吗,花京院还在看地图,好友却目标清晰,轻车熟路。

花京院指指同班同学,觉得应该集体行动。承太郎敲他脑袋,那群家伙八成找地方打gameboy去了,剩下的人肯定往海底栈道涌。

“除非你认为可以在那种环境下收获到什么氛围。”他说。

“...

【承花】泊岸

*难懂不是错觉,我的锅

不知不觉写承花已经三年了,适逢官方发糖,值得庆祝


海上漂泊的第十五天,来自陆地的光鲜亮丽都已消耗殆尽。承太郎躺在自己的房间里,中央空调散发出淡淡的煤油味,唯一的窗户也因为下船舱的地理位置,只能看到浮浮沉沉的海面。海水浑浊不清,混杂着白色浮沫,每个晚上他都枕着海水拍打窗户的声音入眠。

那天他一个人驱车来到港口,上了船,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包括花京院,随后着了魔似的在船舱里闷了半个月,像幽灵一样神出鬼没。

第十五天,资历最老的船员敲响了承太郎的房门,问他是否愿意和他们组队打牌。那时承太郎刚刚铺好信纸准备写作,胡子没刮,只穿了背心,裤子也松松垮垮地挂在腰上。出于陆...

【承花】Postcard from 1987 其一

Your hand in mine的后续,老早想写的中年老夫老妻日常。不长,更期不定,其实很想写哪儿算哪儿,博主觉得自己已经不会写东西了

前文走这儿


那之后过了几年。

日子平静地滑过去,对承太郎和花京院来说,这五年是他们人生中最平淡的五年,上了不惑的年岁,人生几乎不再会有大的变动。经历了生离死别的人格外珍惜这样的生活,他们的重心从spw逐渐退到家庭里,承太郎依旧在做教授,花京院还在工作,只是两人都已经不太出远门,没事的时候也习惯相拥在一起睡到日上三竿,节奏慢了不少。

这一切和几年前花京院预想的不太一样,他们住在城市里,没有去海边过着养老的生活,但也足够。后来他回想起这个在以前甚至谈...

【承花】猫の恩返し

花京院捡了只猫回来。它被发现在宠物店门口,瘦小,黑色毛发脏乱,永远失去右眼,从水沟里救回来的可怜家伙。店老板是个善心人,不招它入店,却收拾干净了,以简陋温暖的纸箱招待了它。花京院恰巧路过那儿。

承太郎不太乐意。他们房子很大,还带个特别夸张的花园,却没在家里养半条鱼,或一只鸟。但花京院很固执,将纸箱放在玄关,便布置起了新成员的住所。小黑猫从里面探头,午后阳光洒在它的皮毛上,像一只发光的精灵。

许是出于赌气,一人一猫之间并未有过真正的交流。猫——没有名字,不需要叫唤,它会出现任何花京院在的地方,卧室,阳台,厨房,客厅,黑色的尾巴亲昵地缠绕在他的小腿上,额头不住地蹭,又或者直接钻进温暖的怀中,以...

【承花】Stay gold④~⑧+番外

*五部动画化奶活了,手头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由于p站那边有太太开了先河,就提前把cp的承花本子解禁了吧。五部都来了六部也不会远了 

*现pa,年龄操作,大约是17x27

*前文:


>>>>> 

翻到第三本杂志的时候,花京院母亲的脸仍朝着窗外。贺莉不动声色地收起杂志在一旁静静陪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反应过来,问贺莉刚才讲了什么。贺莉回答道,喝的茶已经续杯三次了。

“抱歉,最近家里有些事……”

“我知道,都写在脸上了。”贺莉点了下花京院母亲的额头。“不妨说来听听?”

“是我家孩子的事。”

“典明?”

“上...

【承花】太郎与典明

油烟机和屋子一样老,铆足了劲轰隆旋转,却也盖不住电风扇燥热的吱呀。男人叼着烟片肉切丝,手起刀落一刻没挺过。这灶台对他来说有点矮,光站上一会儿就湿透了背心,再待久点围裙也能拧出水来。汗水从额上滑下滴到锅里,立刻滋干了,承太郎单手颠锅,烧热的油冒着金黄色,是落日余晖的恩情。他弹去烟灰,将案板上的佐料一并扫进去,霎时油烟扑鼻。厨房门开了,花京院穿着他的T恤走进来,身后跟着沐浴露的味道和客厅凉气,男人皱起眉头。

“呛人,先出去。”注水,调小火,盖上锅盖。花京院没听到似的,踮脚来到他身边伸手拿走烟蒂。

“说了多少次别这时候抽烟,又切肉又拿烟的,不卫生。”

你饶了我吧。承太郎一脸无奈,擦干双手拿起花...

【承花】游戏实况paro①

*没错又是我,其实跟实况没什么关系就是个谈恋爱的故事,先扔一章出来看看反响,填不填看心情了

并没看过太多实况,大家多担待


一开始花京院并没有秉持着要做什么的心态,只是朋友波尔那雷夫说你可以搞点实况给不敢玩的人看,反正又不吼又不叫的也不会吓着人,他就随便录了一期,第一次录麦克风还有点问题,中途还断了几次,总之随便剪辑剪辑就投到刚刚注册好的账号上去了。第二天一觉睡到大中午,起来随便弄了点什么吃的开电脑,随手点开视频网站,首页上赫然出现了自己那粗糙到不行的处女作。

等等我不是看错了吧,他直接拉到评论区,评价无一例外都给的很高,一半是夸他声音好听的,一半是夸他沉着...

【承花】黒い獣

倾盆大雨,承太郎走在雨里,泥巴打湿了裤腿。他看着画室的窗帘拉上,花京院和另一个女孩子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一瞬间,他铺捉到看过来的目光。只一眼,承太郎认命般把花束扔在泥地里,朝他们在的方向啐了一口,他承认自己输了,并且输得很难看。

那天并不是个好日子,淋雨加上穿得少,下午他就被班主任拉去校医室。40度,校医还以为自己体温计坏了,承太郎摆摆手,无言地躺去床上。他很少这般自觉,校医不再说什么,搁下药和水便锁上门出去了。承太郎枕着手臂辗转反侧,天气很凉,他的心脏也冰冰凉凉,爱情却是火热的,和同样熊熊燃烧的怒火一起烤热了他的体温,烧坏了他的神经。

花京院拿备用钥匙进来时承太郎正坐在床边抽烟,对于他的...

【承花】ひみつ

四十路太郎和二十路花京院


空条出现在台阶之下,花京院站在台阶之上,并非偶然,他们约好的。还未过转角,花京院就闻到了那股味道,空条常抽的牌子,他曾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过一次,空条毫不知情,那是一个秘密。

花京院兜里的手机在十分钟前收到了一条邮件,上书十分钟后下楼,没有标点符号,因为空条的机车一定会准时开进来。普通的教授和学生不会约在这样暧昧的时刻见面。青年笑自己想太多了,空条向来都很冷,今天褪下平时穿的紫色外套换上了皮质夹克,看起来周身散发着寒气,只有烟头冒的的火星有一点温度。

跨年夜四处弥漫着热闹,机车穿梭过好几条拥堵的主干道,接下来又要回到人群当中。空条的表情读不出任何信息,花京院也不...

【承花】【R】女装は如何でしたか

请注意,花京院有【异装】爱好,雷的千万别点,点了我不负责。

能接受请点→


一点补充:不是女装play也不是看了拉面后的突发奇想,请大家都去看オム煮那本女装,特别好看 

【承花】Stay gold③

*现pa,年龄操作,大约是17x27

前文传送门

更新传送门④~⑧+番外


印象里花京院没这么能打。起码在承太郎看来,那双手更擅长操控手柄,或者喜欢在赢得比赛时弹自己脑门,而非砸去别人脸上。花京院丝毫不在乎人设略崩了的事实,专心握着方向盘,倒是一旁高中生有点浑身不自在,下意识伸手进裤袋掏烟。

“嘶——”疼,真的很疼。在想起烟盒已经空了之前,他忘了手上伤的存在,方才的愤怒早被打架暴露的后怕吓退了,承太郎盯着血肉模糊的手,暗暗压下逞能过头的代价,只希望花京院没赶上那一幕。一条绿边手帕扔到他身上。

“先拿这个擦下血,别太用力,回去给你检查下有没有木屑刺在里头。”

结果还是看到了。...

【承花】雨は続く、恋も止まんぬ



时值五月,下一个恋爱的季节还在悄悄酝酿中,阳光投射在天台上,令人晕眩,承太郎靠着栏杆,咬下最后一口炒面面包,花京院则靠墙席地而坐,午饭一口未动。
说起男孩子的浪漫,一般人马上会想到特摄足球和游戏机。对花京院和承太郎而言却不是这样。午休时间,在所有高中生趁着吃便当的空隙忙着交换漫画的时候,他们更喜欢和认识了十几年的竹马来天台一起聊天。最近承太郎不知道从哪里学到在鼻梁上贴个创可贴,没受伤,装酷,风吹日晒创可贴总是翘起一个角,摁不平也懒得撕掉。他正抠着那翘起的一角,花京院说,有人给自己算了个卦。
“算卦?”承太郎将包装袋团成一团,揣进裤裆里,天台没有垃圾桶,不能乱扔。“你什么时候开始迷信这个了。”
然后花...

【承花】无人知晓

*

01/16

EET 5:15 p.m. 


承太郎从沉浮的人群中抬起头,看到站台对面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辆列车快速经过,人流自下而上,他如河中岩石立在原地。列车满载离去,空荡荡的站台只剩他一人,清冷寂静。

我一定是太累了,他想。结课让人焦头烂额,通宵使人产生幻觉,再喜欢工作的人也熬不住长时间作战,在第三次把别人看成好友后,承太郎终于承认自己需要休息。他掏出手机,拨了个长途电话。

接通的一瞬,上周的约定浮现在耳边——花京院说最快下周就要回国一趟,他们总算可以见面了,而不是依靠手机和信件交流。对方因为工作原因一直周游列国,有时会去条件没那么好的国家,尽管花京院写得一手好...

【承花】小話あつめ2

发过删掉的短打+没发过的短打,总之存档用

最雷的在下边


凌晨三点,街上零散能看到倒下的身影,都是输给睡意从夜生活里出来,又赶不回家的人。即使sns已经刷不出任何新的消息,手指仍控制不住地下拉屏幕,提示音如同消失一般,起码这个夜晚不会再响起。
花京院很烦躁,无意识地跨入一家24小时便利店。或许这里是街上唯一亮着的地方,他循着光走了进来,草草地逛了一圈,拿起一瓶水,走到收银台。他的目光没离开过手机,自然也不知道面前站着什么人。请问发生了什么?花京院的眼睛移到收银员身上,戴着帽子,深轮廓,看不出像打工的。很高,快戳到天花板了。
“一共200日元。”他说,语气属于半夜特有的无机质。刚才那句仿...

【承花】Stay gold②

*现pa,年龄操作,大约是17x27


前文传送门

更新传送门


如果问贺莉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她准会大方地把时间拨回承太郎读小学的时候。那时的承太郎乖巧听话,讨人喜欢,学习也很好。虽然丈夫不经常在家,但是夫妻俩有很多机会在世界各地团聚。自己和丈夫过二人世界时,承太郎就由花京院一家人带着,大承太郎十岁的高中生陪他学习陪他玩,两人关系十分要好,睡觉也在一起睡。当然,这不代表以后的生活不幸福。对贺莉来说,幸福是人生的真谛,再说有承太郎和诸多朋友的陪伴,每一天都充实而有趣,她没有理由感到难过。

承太郎上了高中后,她头一次以除了开家长会和参加学园祭之外的理由去了学校,原因是承太郎打架滋...

【承花】Stay gold①

*现pa,年龄操作,大约是17x27

更新传送门:


空条承太郎还记得,那天早晨,母亲对自己说放学后要去见一家人,要他下课时在学校梦口等她。从事爵士乐工作的父亲常年不在家,生性活泼开朗的贺莉女士经常会带着自家儿子出去聚会,社交带娃一举两得。承太郎幼时便习以为常,当母亲与同伴玩乐时就在一旁安静地看书或写作业,然后两人一起牵手回家。对于母亲这项提议他只是简单地点点头,就出门上学去了。

下午四时,承太郎在学校门口长凳上晃着双腿等待母亲。时值春末,夏天还只冒了一个头,他便迫不及待地换上了背带短裤,露出两条藕一样的小腿。贺莉迟迟未出现,他等得无聊,开始数裤子上的线,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

【承花】【R】东八区圣诞快乐

连续经历了两年美国时间才发圣诞贺文后今年终于可以准时了

每年只有圣诞节一定不会落下贺文,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

虽然一点也不圣诞,但还是要祝快乐 

点击获得圣诞礼物


【承花】【R】来訪者は語らない

*要素:ABO,年龄操作


阿斯旺的夜晚寂静无声。

无数人沉睡在梦乡里,困意笼罩着整个城市,远处,猫头鹰的低鸣传来,不由得让护丄士打起呵欠,手中的电筒微微晃了一下。刹那间,面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回过神时,环顾四周,走廊上空空如也。狐疑地四处探望,护丄士快步经过整个走廊,松了口气,她已经连续值了四天的夜班,只想快点干完活回房睡觉。

待脚步声走远,暗处飘出一丝烟。月光将空条影子拉得很长,他是如何从手电筒的正前方消失,又悄然出现,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漫步在方才护丄士检丄查过的走廊,凭着记忆寻找他要去的地方。阔别许多年,饶是他也无法准确地猜出那个房间的号码,好在老伙计总能给他腾出点眨眼的...

【承花】30年おめでとう!

有病的摸鱼

恭喜他们金婚!恭喜这条手帕30岁了!

花京院典明睡过头了。
他爬起来,闹钟显示九点,这个时间显示第二节课已经快结束。他围上过长的白色围巾,收起提线木偶,抄起画板和颜料,临走前他发现手帕落在了家里,反身回去拿,心情落到了低谷。
昨晚他苦思冥想,终于计划出了一桩完美干掉承太郎的方法,他兴奋地将夺命宣言写在手帕上,那是他最喜欢的一条,他要把他送给空条承太郎,然后拿走他的命。
他过于兴奋,以至于到半夜都没有睡着,结果早上起不来。他赶到先前调查出的那个长长台阶前支起画板,没人,连条狗也没有,充其量只能画个风景图。错过早起错过一切,他带的所有东西都派不上用场承太郎没摔倒,没摔倒就不能给手帕,他就看不...

【承花】【R】これが愛でなくてなんだろ

车速八十迈心情很愉快

内容可能引起不适,谨慎阅读

我觉得自己离p站更近了

一键上车

1 / 2

© Don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