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Donten__
ただの置き場

【承花】But an eternal now shall ever last

第一次听到这个问题时,是某年母亲节时。老师布置的作业是送给自己母亲一件礼物。周围同学立刻热情高涨地讨论:要送妈妈一朵花,一个拥抱,一个吻,还有的说要给妈妈做一次饭,甚至是送一套手工做的房子。

对着这个作业,承太郎发了难。自己母亲贺莉什么都不缺——她生活在豪宅里,料理得意,每日料理种满庭院的花,父亲出远门之前会给她送别吻和拥抱。他不知道自己可以送什么,只好将疑问告诉老师,然后得到了一个答案。

“你可以亲口告诉她爱。传达的方式有很多,承太郎挑自己觉得最好的一种就可以了。”

爱?小承太郎一头雾水走回家,走进厨房。贺莉正在做饭,看到一言不发的儿子,颇有些担心地停下手头的活,询问他怎么了。...

【承花】スキキライ

*不要试图猜一个男孩子的心思。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开学典礼那天。

听完校长冗长无聊的发言,在场的学生都困得不行,包括承太郎在内。他昨晚没怎么睡好,此时哈欠一个接着一个,招来了班主任的注目。他最高,站在哪里都是最显眼的角色,相比起其他人自然容易被注意到。承太郎脸贴着衣领强打起精神,看到一个绿色的身影走上讲台。

优秀生代表发言。周围的女孩子突然兴奋了起来,小声叫着好帅,不愧是优秀生之类的。疲倦和烦躁同时困扰着承太郎,他极不耐烦地朝台上看了一眼,大约就是这一眼,正在发言的红头发学生就被贴上了讨厌的标签。你很难跟一个少年转青年时期的男孩子讲道理,讨厌还是喜欢都是很容易的事,承太郎在那一瞬间决...

【承花】Your hand in mine(正文+番外)

*本子解禁,虽然有点快,但是去年情人节构思的故事想在今年放出来。

*情人节快乐:)


>>>接下来您将看到的是《JOJO的奇妙冒险》的二次同人创作。

>>>生存太郎生存院设定,此外还有大量私丄设。承太郎离丄婚情节有,花京院过往捏造,和家里人关系不好,请注意。

>>>最终决战全员生存设定,对其余角色表示抱歉。

>>>安娜徐情节有,不是很多。

>>>没问题?祝您阅读愉快。

>>>推荐配合专辑《The earth is...

【承花】【R】HARDER

*PWP


砰砰砰,一阵沉闷的敲门声,紧接着又是一阵。承太郎踢了三下置物架,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如果没有回应就赶紧走。花京院开了门,冷风打着旋冒进来,他半个肩膀是雪,红色的。久未使用的木门被粗暴关上,落下一片尘雨,青年将带回来的物品掷在地上,起身查看炉火,往里头添了些柴火。这是屋子里唯一的照明和取暖工具,没了它,他们都得死。

“这么快?东西买齐了吗。”承太郎坐在一堆干草上,拖着右腿。大约几天前他在一场交火中受了伤,没伤到骨头,快痊愈了。虽无大碍,但总归是逃不快了,他们不得不中止逃亡计划,花京院架着他来到这处小屋,暂时安住了几天,一人承担起放哨购置必需品的任务,还有换药,不过他现在自己可以...

【承花】小話あつめ

*基本都是手机备忘录瞎瘠薄写的短打,啥都有,放过没放过的写完的没写完的,反正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大的雷都放最下头了避一避让一让了啊。发这就是图个存档。需要图链的限制级懒得整了有兴趣去微博大海捞针吧(。


///

国中时代,在周围人哼着不外乎山口百惠或者中森明菜时,他毅然跑到音像店的外文区,随手抓了一张卡带,第二天坐在教室的窗台大声哼着那些他也不懂的歌词,A面放完换B面。直到他换了新一代walkman,终于知晓那支乐队的名字时,the police已经解散得差不多了。

又或者,班里的男孩子都以进军甲子园甚至是世界杯为理想,而他偏偏在这样热烈的...

【承花】我们是朋友,真的,我在现场

*一个字,俗。

花京院从浴室里出来,没带换洗衣服,白衬衫是承太郎的,腰间随意挂着毛巾,未擦干的水还在往下流。承太郎正在厨房,打开冰箱门,问他想喝什么。天气很热,他甚至不愿意把脸从冰箱前离开,花京院直接坐到沙发上,单腿一翘,说酒就行了。
多亏自己的失误,花京院从健身房一路忍着浑身汗,直到进了承太郎家才得以解放,敞开扣子享受空调风,他正直的好朋友拎着两罐酒走进客厅,顺手调低了档。只有傻子才这么吹,承太郎说,抬手扔酒,花京院接过,打开痛快地喝起来,边喝边调侃,今天很多人盯着你啊,做肩展的时候。
这几乎是定番了。当初他们约好一起去健身,其中一个目的便是挡掉来搭讪的人,方便在应付不来的时候指着对方,呶我对象在...

【承花】クリスマス小話

*美国时间圣诞快乐

两个月。自从花京院被领养回来那天起,承太郎就没有多少时间在家里度过的,孩子十岁不到,却很听话,几次回家下来,交代他的事情都会做好。保姆说他淡淡地,不大爱说话,但也不会添麻烦。
关于花京院的性格,老实说承太郎并不太能够了解,时间是个问题,作为监护人,他实在过于不合格,只能凭借点人生经验来判断,孩子在门后冒头,究竟是不舍还是不敢。住的房子很大,回来那天的晚上花京院就站在房间的门口,穿着略有些大的条纹睡衣,怯怯地望着将近两米的领养人,没说一句话。承太郎走过去,巨大的阴影罩着他,配合不怎么明亮的光线,对儿童而言,颇有点恐怖片的气息。 他鲁莽地把这个行为视作害怕,于是抱起他,带到自己床上...

【承花】Your hand in mine本宣+试阅 


完售了!感谢各位!欢迎repo!


以下存档:


承花小说本《Your hand in mine》,六部时间线普奇战后四十路承花的故事。生存太郎,生存院设定,请注意。

staff信息: 
作者我 
封面&插图:  @库  /    @RAKUGAKI  
设计:@风声鹤呔(微博) 
Guest: @Sonia_ 

特典: @Dive  ...

【承花】生存院

昏迷与长眠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不过那要看躺在卧室还是ICU里。

花京院睁开双眼时并不知道一个月前医生说他很有可能变成植物人,就这么一辈子睡下去。他侧过脸看见那些多得夸张的仪器,显示情况的屏幕,还有身上大大小小的管子,一切的一切都是ICU标配。他的动作惊起了护士的一阵慌乱,随后一群人涌进病房,拿手电筒照他眼睛,问他听不听得到能不能说话。花京院没什么想法,只觉得眼皮很沉,脑子很沉,身体很沉,可以的话最好能立刻再睡一觉。但人们仿佛发现上古生物那样不让他再度闭上眼,持续不断地和他交谈。花京院听得到,听不进去,一层透明的膜轻易将他和喧嚣分开,他只看到干净的天花板,洁白的床单,墙壁,窗帘,这些无法被大脑...

【承花】Beyond the edge of aurora

-擅自写给《December, in Lapland》的一点后续,这篇文真的很棒,希望大家都去读一下,点击这里阅读

-写给Sonia


花京院依旧戴着那副眼镜出席在各个场合,不过仔细看就会发现,它的镜片已经被拆除了,只剩下一副驱壳,还有些掉色。每次他或者承太郎先回家,第一件事便是将它搁在鞋柜上,免得第二天忘了,然后才会说出那句,我回家了。

从芬兰回去后,没有人注意到他眼睛的事情,随着那股焦虑感的消失,有时候甚至承太郎也忘记了这一点——这是花京院所希望的。法皇帮了他很多,在医院开的证明让花京院彻底平静了下来,他从医院走回家,稍微绕了一些路,步伐稳健,一直走到太阳西斜。承太郎在...

【承花】【ABO】【R】这种东西还需要标题吗

*ABOABOABO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R18欺诈,真的。

大雾来得很突然,在里旅店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能见度就已经变得非常低,方才还能借着月光看清的路瞬间便消失不见了,但这并不影响酒馆里的人寻欢作乐,灯光给雾镀上一层温暖的金黄色,笑声踢踏声接连不断地从四面八方传来,寻找替身使者的难度变得更大了。

换句话说,只有走在路上的承太郎才嗅到了雾的危险性,白金的精密度并不能缓解眼的迷蒙,他眯着眼睛,像蝙蝠一样缓慢地行动,拿不定是找出敌人还是摸黑回去。如果有一个远距离攻击替身的同伴在他身边,一切都不用考虑,但花京院典明从傍晚时分开始就不知去了哪,或许已经睡了,或许也察觉到了小镇的不对劲,也在大街上游...

花京院的耳坠遗失了一个,于红海深处。所幸空缺在埃及的市场被弥补了,老板人很好,愿意把一对的玛瑙拆开出售。剩下那一只一直没能卖出去,搁在原地风吹日晒雨淋,几年后我在同样的地方遇到了它,原本的色泽早已褪去,变得一文不值了。老板认出了我并热情地招呼,临走之际将装着旧玛瑙的破盒子包装好,递到我手里。假若红发青年的耳坠又掉了,这个可以做替补,事物总是一对的好,他说。顺便问我红发青年的近况。
“在这里。”我轻轻晃动了一下手中的盒子,对他说。它永远也无法替补了,但却填补了一些别的,很重要的东西。

【承花】猫

*cp无料,很傻非常傻请不要细读

*以及非常感谢来交换的各位,大家全般可爱



一声微弱的猫叫,软趴趴的,听上去只有几个月大。花京院停住了脚步,往一旁的草坪中望去,及膝的野草茂密地生长着,风一吹欢快地倒向一边。

“怎么了?”已经走了几米开外的承太郎又折回来,手肘夹着书包。他们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好像听到了幼猫的叫声,不知道是不是丢了。”

“......猫怎么可能会丢。”

正说话的时候,一只黑漆漆,毛茸茸的脑袋从草丛里探出来,试探性地又叫了一声,还未看清楚,一只通体乌黑的小黑猫便蹿到承太郎的腿下,亲昵地蹭着他的裤管。承太郎自叙不...

【承花】敢问尔芳名

*很久以前看到荒木的一个访谈说如果没有替身的话承花两人类型不同,大概不会成为朋友,于是便想了一个这样风味的故事。

*我是听着3055写的


当挤电车成为生活中的一个日常,每天的上学放学时间宛如一场闹剧——人头攒动,嘈杂的人声,脚步声,早晨的睡眼惺忪与傍晚的疲倦充斥在这些细枝末节中,倘若有镜头拍摄,也只能拍到群像,很难捕捉到个人。男女老幼在车站都被客观化成了一个“人”字,无论高矮胖瘦美丑,都是擦肩而过的关系,没有谁会去注意另一个毫不相关的人。


承太郎便是这么想的。电车于他,只是一个去学校的交通工具,便利,而吵闹。他素来喜欢安静,对于这样的环境别无他法,唯有随手带一本小说,...

【承花】【R】夜袭

*一篇pwp没啥好说的。

*本意是高三x初三,反正就是这个年龄差,凑合看吧。


成年那个晚上花京院第一次体验了本垒,对象是大他四岁的承太郎。八月的一个夜晚,麦田里响彻虫鸣,还有连绵不绝的蛙声,这一切撩动了早就萌发的芽头,他们在房间外的露台上,家里一个大人也没有,唯有月光直勾勾地盯着,花京院羞得蒙住了头。

早在国中三年时,他就与正在读高三的承太郎厮混到了一起。他是第一次,承太郎谈过几个女朋友,都崩了,唯独对他情有独钟。他们穿着夏季校服在没人的街角接吻,仗着少年人的胆大,承太郎把两只手放他屁股上,花京院还没长开,竟然刚好。没过多久,骨子里不是草食...

【承花】fucking 2.14

*傻白甜。


房间里很暗,遮光窗帘紧紧拉上了,连窗外路灯的光都透不进来。唯一发亮的只有电脑屏幕,柔和的光照的人脸色发白。眼镜上反射出一堆海洋生物学有关的名词,它们一直在增多,就像是细胞的繁殖,在遗传行为进行了将近十小时后,承太郎敲下最后一行文献参考,打开邮箱的时候整个人脱力一般陷在沙发里。他伸手去拿咖啡,却惊讶地发现马克杯早已变得冰凉,长时间的脑力劳动让他忘记了这是在他写到第三个数据分析中第二个分论点时泡的,也让他没有精力再去重新加热。烟灰缸里塞满了烟蒂,但没有几根是他认真吸过的,有的甚至点着了就那么放在凹槽上,落下一道细长而完整的烟灰。

他上传了pdf,摘下...

【承花】【R】一个成人童话故事

*全文大量捏造

*人鱼太郎x花京院

*大家春节快乐ww


这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人们还相信有人鱼存在那时候的故事了。

一天,城里的渔人从海上归来时说,他碰到人鱼了。消息很快传开,一时间,渔人家里挤得水泄不通。她在哪里出现的?长什么样?流出来的眼泪会变成珍珠吗?诸如此类的问题反反复复在渔人耳边萦绕,他感觉头很晕,于是坐在椅子上仔细回想起昨晚的情景,想快点说完把这群人打发走。

“昨晚风很平静,我将船驶去近海的一处礁石附近打算捞鲍鱼。借着月光我远远看到礁石上坐着一个人影,一开始我以为是谁误打误撞到了那里,但是那片礁石区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不乘船很难到那儿,但是...

【承花】【R】一篇pwp

*一篇带有(准)上司x下属前男友等诸如此类要素的pwp

*性格不还原,既然是pwp就别计较那么多了


他刚才一定笑了。花京院咬牙切齿地想。

此刻的他正坐在马桶盖上平复心情,否则不知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门外的状况。按道理来说他应该立刻走出去而不是在洗手间里拖延时间,毕竟是和上司见面的第一顿饭,对于刚刚失业的他而言这是在冒险。换做以往,他会迅速用一种职业性的微笑和得体的行为装扮自己,仪态大方和所有人谈笑风生,谈吐间不时会夹杂几句恰到好处的玩笑。总之,花京院总有一百种方法在社交场合让所有人都喜欢他。

这是他的生存技巧。

只可惜还缺少一些运气。

简单来讲就是,他上一家呆的公司整好赶上经济不...

【承花】1/16

β

那是一个平凡无奇的下午,我正在桌前翻看病例,小小的私人诊所忽然闯进来一个年轻人,还未看清模样,张口便是:“医生,我要看病。”

他冒冒失失地扑到我桌子前,我抬头打量了一眼,大概20岁出头,有一头很扎眼的红发,他应该是赶了很久的路了,看上去风尘仆仆,脸上写满疲倦。他看上去十万火急,但在我这也有我自己的规矩。拉开抽屉,里头躺着一份预约人员的名单,我拿起来匆匆扫了一眼,对他说:

“我这里是实行预约制度的,今天已经人满了,先给你记个名字,明天再来吧。”

年轻人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眼神里说着怎么会这样。出于心软,我让他先坐下来,说说自己有哪方面的困惑。

“我有嗜睡症。”正说着,他就自顾自地打起...

【承花】【R】雪天摸鱼

三十路男人粘腻的故事

基本是R

直接点→这里



【承花】The Hierophant

他时常大汗淋漓伏在我身上,像浸泡在水里。快天亮时,他套上那件绿袍,匆匆离去。

我知道他去做什么。手执权杖,一神之下,万民之上,表情肃穆地诵读十诫,头顶三层冕。
挺重的,他说。
“得有我们犯下的罪那么重,光是色欲和贪婪,就足够被所多玛之火烧上无数次了。”
“你不害怕吗?”
“当然,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但摩西过后的几百年时间里,以色列人不断犯错,耶和华还是原谅了他们。”
他摘下胸前的十字架吻了吻。这就像一个仪式,现在我可以吻他了。
绿袍和权杖,还有冠冕,十字架,一本圣经,连同我的披风一起堆在充满灰尘的墙角。我们完全裸着,仿佛置身于伊甸园,毫不感到羞耻。和亚当夏娃不同,我们做好了被驱逐出去的准备。

后来,他被打...

【承花】美国时间圣诞快乐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承太郎是在花京院成年第二天走的。


八月的天很晴朗,飞机滑翔发出巨大噪音,裹着风绝尘而去。这一切和花京院毫无关系,他在距离机场两个半小时路程的卧室里,整个人陷在床垫中,空调很足,遮光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吵醒他的是无数个未接来电,接着是短信的震动。


“怎么不接电话”


“你在哪”


“昨天不是说好要来送人的?”


“花京院?”


……


诸如此类反反复复,一开始是一分钟一条,然后时间提速到没十秒就发来。花京院没数,大概是这个频率,眼下他必须解决掉手机震动的问题才能继续睡。他边抱怨着边迷迷糊糊地在床...

【承花】【R】逃离 Extra chapter 01&02

*1206无料加笔番外


Extra chapter 01


承太郎从梦中醒来,往身边一捞——空的。他从被子里探出头来,花京院哪儿都没去,就坐在床的一角发呆,指尖上捏着一根烟,一口没抽。听到背后的动静,他转过头去看了承太郎一眼,不知为何表情有些抱歉。

“睡不着?”承太郎给他披了件衣服。“别凉着了。”

“谢谢…….”堵在喉咙里的,是差点脱口而出的敬语。花京院捻灭那根还很长的烟,缩回自己的位置,顺便把承太郎也带回被窝里。

“睡吧。”尽管他的眼神里毫无睡意。

后半夜承太郎也没睡好,花京院在旁边左右翻动,直至他翻个身过去把他抱结实了才安静下来。


前些日子承太郎出完差,回来后就...

【承花】初冬

*BGM《桜流し》


雨淅淅沥沥地下起来。出门时分就一直灰蒙蒙的天,落下来的雨滴也是灰色的,夹杂着些许尘埃,打在挡风玻璃上,很快便消失不见了。我打开雨刮器,雨水的痕迹从一个点化成一道轨迹,仿佛酝酿了许久的情绪被抹开了,又像某种说不出名字的杂草,斜斜地垂在玻璃边。

从天空中降落的事物都是有一定灵性的。很快,玻璃上就模糊起来,前方车尾的灯红红黄黄,在雨滴的散射作用下扩大,形成一圈圈晕开的圆。五分钟前,我和其他车一样被堵在了这里,前后加起来前行了不到十米。四周早已此起彼伏地响起喇叭声,其中不乏一些人急切的谩骂,他们先是摇下车窗朝前发出抗议,随后下车往堵塞的源头走去…...

【承花】逃离(全文完)

*和谐版

*灵感来源于爱丽丝门罗的逃离

*BGM《Six Days At the Bottom of the Ocean》


阁楼传来巨大声响,好像有什么人在狠狠砸着东西,其分贝之大会让人觉得砸在地上的会是一把吉他,或者一张桌子,甚至把门卸下来也不是什么出奇的事。那具有穿透力的响声极具规律性,大概每隔两秒响一次,每一次都能体会到骨头的震颤。对于承太郎来说,这样的声音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并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情,它毫无预示地响起,悄无声息地结束。是持续十秒还是一百秒?自个儿猜去吧。就在近期,这样的噪音已经达到了每天一次的频率,最近那次是在早餐...

【承花】ハナビシソウ

*吸烟有害健康

*笔者对花卉与绘画都不熟悉,有错还请多指教。


通往学校的坡道上有一个观景台。最近经过这儿时,承太郎会抽上一根烟,让风吹掉身上的烟味再走去学校。近期风纪经常找他麻烦,倒不是说怕那群人,他们不打架只讲道理,一群人扒拉上来,就像蚂蚁找到食物那样。他用看猪眼神也赶不走,所以只好当几天好学生。

今天早晨那块地盘却被人占了。说是地盘,其实还是公共场合,只不过占得久了,就自动把它当成自己的了。自坡下远远可以看到一个红色头发的人立在那儿,右手正对着空气比划着什么;等到凑近些,才知道他正在画画。对方是一个年龄看上去和承太郎不相上下的学生——好学生。白衬衫一直...

【承花】痛み止め

*生存院


每次花京院收拾好包,承太郎都会准时出现在他班门口,带着那个特异的拿包姿势。换做是别人,会让同班同学觉得这人是来找花京院碴的吧。花京院归学几个星期,放学后他从未等过承太郎或者让承太郎等他,哪怕是他被老师叫去办公室有事,或者是做值日等诸如此类不会按时放学的事,都不影响承太郎掐点到,仿佛生物钟一样,不早不晚。然后,女孩子们会固定围上去一下,接近两米的大个子压低帽檐说出往常那句口头禅,她们就愉快地散开,像员工打了下班卡一样各自散去。

“久等了,承太郎。”

“没事。”

一起放学之前,他们一定会有这样的对话。随后,他们一起穿过长...

© Don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