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cp承花本工事中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承花】黒い獣

倾盆大雨,承太郎走在雨里,泥巴打湿了裤腿。他看着画室的窗帘拉上,花京院和另一个女孩子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一瞬间,他铺捉到看过来的目光。只一眼,承太郎认命般把花束扔在泥地里,朝他们在的方向啐了一口,他承认自己输了,并且输得很难看。

那天并不是个好日子,淋雨加上穿得少,下午他就被班主任拉去校医室。40度,校医还以为自己体温计坏了,承太郎摆摆手,无言地躺去床上。他很少这般自觉,校医不再说什么,搁下药和水便锁上门出去了。承太郎枕着手臂辗转反侧,天气很凉,他的心脏也冰冰凉凉,爱情却是火热的,和同样熊熊燃烧的怒火一起烤热了他的体温,烧坏了他的神经。

花京院拿备用钥匙进来时承太郎正坐在床边抽烟,对于他的到来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用眼神威胁他出去。红头发学生一点也不怕,抖抖雨伞,在外头挂上请勿打扰,从容地锁上了门,又去把窗户打开。

“你病了,所以我来看看你。”

“不需要。”两人表情对比鲜明。承太郎脱去上衣,瞪着一步步靠近他的人,赶在花京院伸手碰自己额头之前把烟头扔了出去,如同对方最后投过来的眼神:温柔,人畜无害。那一发子弹准确地瞄准了承太郎的心脏,让他躺在雨里,和被抛下的花束一样,成为春天寂静的尸体之一。

那只手最终没能碰到承太郎的额头。手术刀扎在花京院脸旁,承太郎一开始就握在手里,现在他胳膊压着对方的脖子,随时能要了他的命。花京院苍白地咧咧嘴,却看到承太郎身后徐徐腾起一片黑色的雾,长着红色的眼睛,怒目圆睁。

“哈。”他的笑声掉在地面上,晕开一片片瓷砖,染黑了大半个校医室。两周前,花京院还不认识那个女孩,直到现在也不知道她的名字。他从门口经过,瞥见她掂着脚往承太郎的鞋柜里塞着什么,却还是够不着。他善意地帮了忙,也看到了那份情书,砸碎了心中的冰面。送情书的人以为心意已到,每日在班级门口等着意中人,无论他是否愿意和自己一同行动,免不了受打击。花京院走上前去安慰她,鼓舞打气,邀其一起同行。

那团黑色的影子无时无刻不跟着他,只要稍稍后退一步,便坠入深渊中。在戏剧的最后,他邀请那个女孩至画室,拿出藏了两周的情书还给了她。骗子,杀人犯,欺诈师,或者……同性恋。这些罪名足以捅穿他一万次。花京院打开窗帘,承太郎已经不在那里了,只留下那束花,和一地脚印。

影子爬去墙上,和另一团雾对视,他们心中的野兽共同被吸引出来,花京院抬起手,放在承太郎的胸口。校医室的门锁着,他跑去拿钥匙,便是为了打开阿鼻的大门。还好,不只他一人饲育着野兽,承太郎的目光看着他,身体拘束着他,那束花也是送他的。

手术刀从手中滑落,掉进黑色的影子里。花京院点点头,两头野兽交缠在一起。

“我想我们要一起下地狱了。”


评论(7)
热度(134)

© Don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