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cp承花本工事中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承花】Catch me if you can

*为看到这条微博后的产物,关于“为什么乔鲁诺桌上放着三部ED last train home里花京院手中一样的书“的我流解释。

*大量捏造,脱离原作,ooc不可避,不要太在意细节



对于去意大利这个任务,广濑康一一开始是拒绝的。如果回声可以自己跑出来的话,大概已经飘到半空中,只差说出SH*T。但空条承太郎就坐在对面,坚如磐石,康一还想多活几年,只好接下工作。

反正刚好没事做不是。

可他内心还有一丝挣扎,于是抱着最后的希望找到仗助和亿泰,希望他们能给点放飞机的专业建议。两位少年正热火朝天地打电玩,听说他要去意大利,亿泰羡慕得不行。

“真好,我也想去……仗助,打那里!”

“看招!……康一你去多久,我妈刚好想买一个意大利限定化妆,亿泰,包抄,包抄!”

“我回个血你坚持一下”

“不要跑啊猪头!!!”大招CD还没完,回血次数也用光了,身上还套了个降速debuff,等亿泰再来救的时候尸体都凉透。康一的心也跟着游戏一起凉了。

少年们没有气馁,仗助占座,亿泰跑去买游戏币了,他们今天非赢不可。仗助的目光终于放到了康一身上,他拍拍脑袋,弯下腰说:“我是不是还没跟你说我妈要什么?”

SH*T!!!回声终于还是没忍住,在康一走出店门那一刻蹦了出来。

前脚还没到家,后脚就接到了岸边露伴的电话,十分罕见地。通常露伴打电话过来都是问康一有空没空去帮忙,康一欣喜地按下接听。

 “哟,康一,听说你要去意大利?”

“嗯,是啊。露伴老师有什么事吗?”比如外出写生帮忙什么的。嗯?等等,不对,为什么岸边露伴会知道这个?

“某个傻子担心你不会意大利话,叫我来教你”后面的话康一一点也听不进去了,他早该料到跟仗助亿泰说了等于开着大喇叭宣告整个杜王町。就连由花子找上门来也一点也不意外了。

“康一君,我要跟你一起去。”

“这……不知道承太郎先生那边可不可以报销两人的机票。”

“我愿意自费。”

康一好说歹说,女友总算放下了一同追随去意大利当保镖的想法。她实在舍不得,又放心不下,康一送她回家,一路听着由花子的嘱咐,点头点得几乎要掉下来,顺便把这辈子的承诺都答应了。

都是命。

康一倒在沙发上,认真思考起去意大利的事情。他拿出承太郎给的目标人物照片,随手翻到背面,右下角有一小行字。

“嗯?”

 

 

事情的进展比想象中快多了。原计划要画两周甚至更久时间,硬是被广濑康一缩到下飞机后的半小时,而且是在意大利的初见。但汐华初流乃——现名乔鲁诺·乔巴拿,却只对这个日本人的行李感兴趣。

两个替身一言不合,大大咧咧地在街上打起来。警察躲在暗处里不敢出声,毕竟,这是金发小子第一次吃瘪,对方还是个比行李高那么点的亚洲人。

但康一还是失去了行李,然后通过询问得知拿走行李的就是自己要找的人。若这两件事的发生顺序倒过来还能让他心情好点,广濑康一强忍一下飞机就在异国他乡失去钱和护照的悲伤,梅开二度,再次找到了乔鲁诺。这回,行李依旧没找着,攻击反弹到自己身上,乔鲁诺上树跑了。

只留下一句:重复同一句话是没有用的。

“我找到你说的汐华初流乃了——嘘——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回声,安静点。我刚到机场就遇到他,闭嘴!啊不是在说你,承太郎先生”

“你那边很吵吗,背景一直有人说话,好像在说SH……”

“——哪有!”康一肩膀下巴夹着话筒,双手捂住回声的嘴。在意大利人看来,他好像在和空气做斗争,也有人以为是哪个行为艺术家当街无实物表演,有几枚硬币投到康一脚下。

“……”

“怎么了?”

“没事,我接着汇报……先说结果,他也是替身使者,在意大利的名字是乔鲁诺·乔巴拿。我真的偶然遇到他,明明还是个学生,却做着流氓的勾当。”

这回轮到承太郎沉默了。他立刻让康一停止追踪,酒店的事稍后安排好,护照也不用担心,也就是说,广濑康一此次意大利任务一天不到就已经完成,接下去他可以玩个痛快再回日本。

不过,他想到了照片背面右下角的字迹。

“不清楚,照片交给我的时候就有了。”承太郎回答道,他望着桌上的照片,若有所思。

“那承太郎先生知道字是谁写的吗?”

“稍微有点头绪。康一,能再拜托你一件事么?”

短短几分钟,任务结束变假期,然后又变回了任务。

康一刚挂断电话就后悔字迹没事找事,他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打电话给由花子报平安,于是捡起地上的几个钢镚,塞进投币孔,拨通了由花子的电话。他没说新任务已出,只说自己刚到意大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日本。

“诶——可是有人打电话跟我说你没事做了”

“谁??”

“那个牛排头啊,说是从他侄子那里听来的消息。”他多大啊就有侄子了?

“这事说来话长……由花子,麻烦你见到仗助时跟他说一下:‘重复同一句话是没用的。’”

挂断电话,康一愁眉苦脸。他还不知道上哪才能买到东方朋子想要的化妆品,在那之前他还得拿到钱,解决临时护照的问题,办理酒店入住,填饱肚子,然后在周围打听一些消息。想到这里,他巴不得就地躺下。又有人丢来了硬币。

 

 

同一时间,承太郎又收到了几张照片,它们夹在一张白色信封里,没有任何收件信息。之前汐华初流乃的照片也是这么寄过来的,只不过这几张都是纯粹的风景照,桑塔露琪亚海岸的日出,庞贝古城,那不勒斯湾的远眺。

海洋学博士勾起嘴角。他知道,这些照片不过是诱饵,若自己真的动身前往拍照人所在地,恐怕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在拿到足够多的证据之前,空条承太郎都不会轻举妄动,即使有人拿着望远镜盯着他,肯定也会有休息眼睛的时候。

承太郎正是在等待对方休息的时机,他最擅长这个。几张照片翻过来放在桌上,被一字排开,它们的右下角都用铅笔写着一行字。

虽然字迹歪斜,却依旧能判断出自同一人之手。

 

 

广濑康一大危机中。

他靠照片顺利找到乔鲁诺的学校。一路上,被打听的人热情地向他说起这个人是多么地乐于助人,扶老人过马路,帮按快门,打扫卫生……康一耳朵起茧子,不住地在心里翻白眼,你们好像不知道他还会骗外地人开黑车偷箱子。

但也不全是坏事,乔鲁诺的宿舍没人,他也找回了差点烧起来的护照。这不妨碍康一对乔鲁诺的印象持续变差——竟然有人喜欢在面包里放点燃的打火机。当然在这之后,乔鲁诺会向康一广濑(注)说明一切,不要在意意大利语和日语无法交流,我们姑且当露伴负责地教了他许多,而康一刚好是个语言天才。

当下,他和乔鲁诺没有心情思考别的,他们都面临着被黑色安息日偷袭的危机。那天,康一再度回忆起被穿心攻击支配的恐惧,这次这个连样子都看不大清楚,在影子和影子里神出鬼没。

……也许乔斯达家族的人和远程替身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

好在乔鲁诺战斗悟性极高,决定成为流氓巨星这天就撂倒俩,还收了一个作同伴。他不让康一打电话把替身和箭的事情反馈回去,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康一答应了,但提出一个条件作为交换。

“这本?”回到宿舍,乔鲁诺安顿好打火机,将康一指定的绿皮封面书交给他。“可以是可以,为什么是它?”

“保密。”

乔鲁诺不再追问,也不打算告诉对方这本书的来历。

那是前不久,乔鲁诺·乔巴拿还是黑短发的时候。他走进一条昏暗的巷子,迎面撞上一个人,那人回头叫住他,并塞给他一样东西。事发突然加上光线不足,乔鲁诺只记得自己看到了一双带疤的眼睛,和对方的东方口音。

康一带着护照和书走了。门刚关上,乔鲁诺忽然觉得脑袋很沉,额上三撮卷起来的头发垂直掉下来,怎么卷都卷不回去。一个像小孩一样的绿色替身出现在空中,居高临下看着一切。

“SH*T!”

回声无机质的声音无比愉快。

 

 

就这样,康一在意大利逗留了两周有余。承太郎让他先别回日本,因为自己即将因为公事飞过去。

那我来意大利的意义是什么??抱着这样的疑问,康一去机场与承太郎汇合。身高一米九五的男人身着白色长外套,走路带风,身后跟着几名SPW的员工。他们全都统一着装,康一走在一旁,感觉自己格格不入。

直到上了车,承太郎才说,他们待会儿要去见乔鲁诺和他的同伴。

“……不好意思,我要下车。”

“?”

“嗯……就是……发生了一些事。”比如破坏了人家的发型什么的。

“看来那个叫乔鲁诺的还挺有趣。”

康一不知道承太郎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他把绿皮封面的书递给承太郎,这次的任务就算是结束了。新买的行李箱里装着东方朋子心心念念的化妆品,还有给由花子的手信,送亿泰的点心。至于东方仗助,康一买了一只玩具龟送他。

承太郎接过书,翻开看了几页,眼角的笑意溢得满车都是。康一愈发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他更加想下车了,却阻止不了车一路朝前开去。

目的地在一栋豪宅中。一行人推门而入,冷气扑面而来,乔鲁诺站起身,他的身后跟着5个同伴。他们都很年轻。

乔鲁诺似乎忘了那天发生的事,手伸到康一面前,却被躲掉了。他并不恼,转向承太郎,海洋学博士握手回应。

“人已经带来了。”

“嗯,合作愉快。”

承太郎拿出绿皮封面的书,乔鲁诺心领神会,轻轻用指尖点着封面标题。那书化成蝴蝶在在房间里飞着,不一会儿就降落在曾经主人的左肩上。

康一一头雾水,根本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人带来了?合作?自带危机体质的广濑康一高度紧张,眼看着白金之星突然出现在半空中,拳头砸下来,吓得他蹲在地上——但拳头的轨迹变了,朝蝴蝶挥去,擦过这个小生物,掀翻了其中一个员工的帽子。原本藏着的红色刘海掉出来,在空中弹了几下,带疤的双眼望着乔鲁诺,与那日在巷子中看到的一样。

“哎呀……被摆了一道。”

承太郎走向他。就几步路,他动作大得出奇,装在口袋里的照片都掉出来了。康一捡起那些照片,它们与他放在口袋中的,汐华初流乃的照片一样,背面右下角写着一行字。

Catch me if you can.

 

 

1987年,一辆火车穿过一群红色的火烈鸟,朝加尔各答方向开去。

似乎是拐了个弯,承太郎从睡梦中惊醒。他摘掉眼前的帽子,乔瑟夫和阿布德尔靠在一起睡得安稳,波尔纳雷夫一人斜斜地躺着,嘴巴大张,涎垂到下巴上。

所有人都在梦乡中,除了花京院,他正津津有味地捧着一本绿色封皮的书,承太郎凑过头去。

“看什么?”

“保密。”

 

 

FIN.

注:黄金之风第三集乔鲁诺看到康一时就是把他名字倒过来念的,但字幕还是广濑康一


评论(8)
热度(241)

© Don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