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cp承花本工事中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承花】The Hierophant

他时常大汗淋漓伏在我身上,像浸泡在水里。快天亮时,他套上那件绿袍,匆匆离去。

我知道他去做什么。手执权杖,一神之下,万民之上,表情肃穆地诵读十诫,头顶三层冕。
挺重的,他说。
“得有我们犯下的罪那么重,光是色欲和贪婪,就足够被所多玛之火烧上无数次了。”
“你不害怕吗?”
“当然,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但摩西过后的几百年时间里,以色列人不断犯错,耶和华还是原谅了他们。”
他摘下胸前的十字架吻了吻。这就像一个仪式,现在我可以吻他了。
绿袍和权杖,还有冠冕,十字架,一本圣经,连同我的披风一起堆在充满灰尘的墙角。我们完全裸着,仿佛置身于伊甸园,毫不感到羞耻。和亚当夏娃不同,我们做好了被驱逐出去的准备。


后来,他被打穿了腹部,挂在了城墙上。血染红教袍,凝固变黑,倒使他看上去像一个真正的神职人员。
这里已经是座空城,民众四散而逃,飞禽走兽也没了身影。他和他头顶悬挂的巨钟一起停了下来,见证政权更迭。

他被掏空了,除了弊体的衣物一无所有;他眉头紧锁,恐怕是去了地狱。不知他是否能遇见维吉尔,与但丁同行。
我最后一次亲吻他苍白的嘴唇。
“晚安。”

评论(1)
热度(79)

© Don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