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cp承花本工事中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承花】【R】夜袭

*一篇pwp没啥好说的。

*本意是高三x初三,反正就是这个年龄差,凑合看吧。

 

 

 

成年那个晚上花京院第一次体验了本垒,对象是大他四岁的承太郎。八月的一个夜晚,麦田里响彻虫鸣,还有连绵不绝的蛙声,这一切撩动了早就萌发的芽头,他们在房间外的露台上,家里一个大人也没有,唯有月光直勾勾地盯着,花京院羞得蒙住了头。

早在国中三年时,他就与正在读高三的承太郎厮混到了一起。他是第一次,承太郎谈过几个女朋友,都崩了,唯独对他情有独钟。他们穿着夏季校服在没人的街角接吻,仗着少年人的胆大,承太郎把两只手放他屁股上,花京院还没长开,竟然刚好。没过多久,骨子里不是草食系的两人就滚到了床单上,但意外的是,承太郎赶在脱裤子前表明了自己的责任心,不到成年绝不对他出手。花京院对情爱之事一点头绪也没有,点点头就答应了。彼时他还是个男孩,身高160,经常白衬衫配吊带裤,长筒袜下的制服鞋没有一丝灰尘,上哪儿都是个落落大方的小少爷。本垒之夜,他刚洗完澡,浴衣带子也松着,露出一大片胸膛,抬腿走出屋子,承太郎一口清酒差点没呛出来。4年光阴把花京院个子拔高了,拔修长了,像一株饱满的麦穗,风一吹动让人心头难耐,春意荡漾。

承太郎行动了,但最终有所保留。毕竟是第一次,他不想因为冲动给对方留下什么阴影,做了一次后便匆匆结束。过程没什么好说的,如鱼得水,食髓知味,饶是经验再怎么丰富这也是他22岁人生中不小的里程碑。大人们还没归家,就像约好了似的,偌大的宅邸像他们的秘密基地。承太郎在思考着怎么进行第二次邀约时,花京院无师自通自己找上门来了,以夜袭的方式。

通常来说一个人在半夜摸到另一个人床上基本是不安好心的,尤其这个人睡衣领子都没扣好,被人抓住扣着下巴摁在床上时还猫一样地笑。承太郎在睡觉时向来警惕性高,花京院的夜袭土崩瓦解性的失败。拧开床头灯,承太郎对着那处敞露的脖颈眯起眼睛,明知故问道,你想干嘛?

他们保持着一个诡异的姿势对视着。承太郎只穿了条内裤,眼神往下瞟,便可看到那儿鼓囊囊的。你明知道我想干什么。花京院眼珠子转了转,老半天过去了才不痛快地憋了两个字:我想,宾语却永远地死在口腔里了,被承太郎的吻堵死的,也算是给足了面子,同时也有点解仇。承太郎边吻边问自己为何要忍着,如今对方主动送炮来了,他才不会推开他说亲爱的我们应该节制点,那个吻赤裸裸充满肉味,真正意义的唇枪舌战。这是摆明了宣布,我不会特别温柔。


好孩子点:这里

坏孩子请关闭网页。


评论(1)
热度(153)

© Don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