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cp承花本工事中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承花】猫

*cp无料,很傻非常傻请不要细读

*以及非常感谢来交换的各位,大家全般可爱


 

 

 

一声微弱的猫叫,软趴趴的,听上去只有几个月大。花京院停住了脚步,往一旁的草坪中望去,及膝的野草茂密地生长着,风一吹欢快地倒向一边。

“怎么了?”已经走了几米开外的承太郎又折回来,手肘夹着书包。他们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好像听到了幼猫的叫声,不知道是不是丢了。”

“......猫怎么可能会丢。”

正说话的时候,一只黑漆漆,毛茸茸的脑袋从草丛里探出来,试探性地又叫了一声,还未看清楚,一只通体乌黑的小黑猫便蹿到承太郎的腿下,亲昵地蹭着他的裤管。承太郎自叙不招小孩子和小猫小狗喜爱,忽然被小家伙这么对待,吓得后退了一步。小黑猫又叫了一声,没有逃开,反而往前塌了一步。

“......”

“......”

一人一猫无言对峙,这个场面颇为滑稽,花京院忍不住笑出声,蹲下来抚摸小黑猫。它同样不怕他,干脆趴在地上翻了个面露出肚子,一副不怕人的样子。

“这是女孩子们最近讨论的那只吧,据说挺怕人的,一靠近就跑。”花京院挠着小猫的肚子,承太郎也蹲了下来,说,这不是挺亲人的嘛。

“可能你身上有股鱼腥味吧。”

“我又没带鱼。”

听到“鱼”字,小猫打了个滚从地上站起来,甩甩脑袋,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们。

“它饿了。你身上带了吃的东西吗?零食一类的。”

“没有,带了猫也不能吃吧。”花京院一脸你有没有常识的表情,拍拍小猫脑袋说,“在这里待着,我很快回来。”

小黑猫已经玩起了自己的尾巴。承太郎把校服一掀,坐下守着小家伙。夕阳西下,年纪著名不良逗猫,路过的同校学生看到这个风景都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诧异地离去。承太郎也很诧异,花京院拎着两大袋猫粮回来。

“.....这么多?!”

“我看没人喂他,先买这么多预着,应该能撑到有人来收养。”说着,他拆了其中一包,倒了点在手掌心,伸到小猫面前,它立刻狼吞虎咽吃了起来,舌头不时舔到手心,痒痒的。小黑猫食量不大,没一会儿就不吃了,伸了个懒腰把自己团成一团打呼噜,典型的吃饱了就睡的类型。

“走吧,明天再来看看它。”花京院拍拍手,把猫粮放在草丛深处,另外用纸做了一个临时的食盆放在小黑猫活动的地方,在里面倒上一些,防止第二天放学之前它会饿肚子。

第二天放学后他们同样来到草丛旁,食盆没空,小猫却在到处张望,似是在寻找什么东西,见到他们立刻两眼放光,跑了过来。

“抱歉,等很久了吗?”哄孩子一样的语气。花京院拉了拉承太郎的校服,让他也蹲下来,一米九五的个子一下子变得容易攻略了许多,小黑猫以一个扑蝴蝶的姿势扑到他怀里,在大腿上打着转。

承太郎还是很不习惯小家伙的亲昵,摊着双手不知如何是好,在花京院的鼓动下,他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怕力气大了,只是僵着手掌前后摩擦,被嘲笑说你还行不行啊。小黑猫却完全不在乎他的技术问题,在黑色的校服上上蹿下跳,有一下没一下挠着垂下来的金链子,遭到高中生的轻轻拍打。

那之后几乎每天两人都会到同样的地方来探望小猫,陪它玩一会儿,在太阳下沉后回家。花京院找来一个纸箱,上面写着“请收留我”,好让小猫睡在里面的同时也有好心人注意到它,但几个星期过去了,小猫还是在草坪附近活动着,似乎没有人愿意收留他。每天他们来到老地方看到小家伙的身影,有点欣慰也有点着急。

有天从早晨开始天空就灰蒙蒙的,中途花京院就一直念叨不要下雨不要下雨,放学前雨却大得仿佛天空撕裂了一个口子。承太郎拿着伞径直从老师眼皮子底下走出课室,花京院在大堂,两人狂奔到草坪,小黑猫缩在大树底下,显然被电闪雷鸣的天气吓坏了,承太郎走过去将它托在手掌心,揣进怀里。

临时做的窝和食盆都被风吹走了,小家伙显然不能睡在这里。他们冒雨赶回空条大宅,被大风大雨吹得浑身湿透了,才想起来书包还没有拿。小黑猫一放到地上就开始拼命抖自己身上的雨水,承太郎刚刚擦干又被甩了一脸水,他拿下搭在脖子上的毛巾,裹着小家伙的身体搓揉。花京院在一旁看着他们,说,不如就让它住下吧。

“与其等别人来收养,不如就交给我们吧,这样还放心很多。粘人的猫生存能力没那么强,早点收养也免得它遭受风吹雨打。”

承太郎刚想说为什么是我,小黑猫就拱出一个脑袋,黑色的爪子伸向白色的毛巾。

“喂别抓,要烂了......你这家伙。”他手忙脚乱地把毛巾丢到一旁,小黑猫蹿了过去,承太郎赶紧起身去追,最后还是收获了一堆布条。花京院捂着嘴也止不住笑声,打趣说你们俩还挺像的,都是一身黑,你简直像他爹。

像不像爹承太郎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儿子这么调皮肯定一通收拾。小黑猫被他拎着脖子,一副完全不知道悔改的样子喵喵叫,求助般看着花京院。

“承太郎,孩子不能这么抱。也许我该给你一本育儿指南。”

“你有经验你来养。”

“很明显这家伙看起来喜欢你多过我,养在我家也会跑来你这里。孩子小时候会调皮,大了就好了。”

“不所以说......”

“贺莉女士准喜欢它,你不在家的时候它陪一陪你妈也是挺好的。”

承太郎还在挣扎。不多时贺莉从别的房间里过来,看到小黑猫,她发出了几乎是惊喜一样的叫声。

“这孩子太可爱了!”

这下不收养也不行了。

贺莉带小家伙洗澡去了,留下两个高中生在房间里,花京院起身拍拍屁股准备回学校,毕竟书包还在课室,不拿回去没法写作业。承太郎一路跟到门口,在他穿鞋的时候开了口。

“那个......你以后能不能经常来看看它,你知道我不是太会养。”

花京院说当然,我不太放心你这个爹啊。

 

 

小黑猫在空条大宅生活得很好,当然是出自荷莉的照顾。有了安稳的生活环境以后它变得活泼很多,经常穿梭在屋顶伸懒腰或是蹲着凝望,空条大宅宛如它的据点。当然这也意味着必要的时候需要有人上房捉猫,比如每月一次的定期清洁工作。猫不喜欢洗澡就像女孩子不喜欢剪头发一样,小黑猫一旦有所感应就会呆在房顶或者树上,任凭贺莉怎么唤就是不肯下来。

花京院背了一书包作业,刚进门就看到承太郎人在屋顶,和小家伙占据了屋顶的两侧,用爬的姿势靠近小家伙,像只黑豹。

“很熟练嘛,不是第一次爬上去吧?”

“那当然,承太郎小时候经常上去玩呢!”贺莉说起儿子童年往事总是特别自豪,仿佛承太郎爬上的不是房顶而是太空。她还说有时候下不来,要父亲搭着梯子去接。承太郎堪堪捉住了猫,一手托着小心翼翼往回爬,脚伸向梯子,贺莉又指指说,嗯,对,就像这样抱下来。

花京院想象了一下承太郎小时候狼狈的样子,忍俊不禁。后者对他们的谈话毫不知情,满身灰尘地过来扬了扬手中的猫,交给母亲,对他说:“你先去房间,我洗个澡。”

承太郎没戴帽子,乱糟糟的发型上还带着几片叶子,回过神时花京院已经走上前用手拍掉了,他们的脸庞挨得很近,因此他很清楚地看到汗水划过高中生满是灰的脸颊,仿佛刚刚打完棒球。花京院盯了有好几秒,才忽然清醒过来似地应了一声。

也太好看了。

一瞬间,藏在心里的秘密一下子浮出水面。接下去的时间花京院都有些心不在焉,承太郎放大的脸庞一直盘旋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导致他一直不敢看桌子对面的人。承太郎嘴里叼着冰棍浑然不觉,把风扇开到最大。

纸门发出细微的响动,花京院沉浸在心事中,忽然大腿一凉,猫不知何时蹿了进来,跳到他身上,身子湿漉漉地,在榻榻米上留下无数个带水的脚印。它原地转了一圈,深紫色的眼睛望着花京院,低低地叫了一声。

仿佛在说,我什么都知道。

夏天的午后炎热而漫长,树荫底下却很凉快。承太郎在正屋通风的地方睡着了,小黑猫拿爪子去推他,被花京院抱到了树下,拿一根狗尾巴草有一下没一下地逗着。他回头看了一眼,承太郎睡的很香,暂时还起不来,便对猫说话。

“想跟你说个事,要替我保密啊。”猫听不懂人话,只对草感兴趣,全然不顾花京院莫名其妙被打开的话匣子。他说得断断续续,几乎都是有关承太郎的话,说到有些激动的时候草也会晃得大力一些。花京院从不知道自己对承太郎有这么多想法,他说得忘了时间,直到脚都蹲麻了,猫还在一个劲地挠草。

我差不多也是没救了,花京院自嘲道。他把草扔到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小黑猫立刻奔了过去,叼起来往回跑。

“......我大概是喜欢上他了吧。”花京院盯着猫喃喃道。猫越过他的身子跑到阳光底下,承太郎就蹲在那儿,小家伙一扑就到了他怀里,叫唤个不停。

“.................”

承太郎走到他身边,放下猫,随手折了另一根草撩着毛茸茸的脑袋,猫的注意力又被吸引过去了。花京院一时不知道该留下还是走开,承太郎也没说话,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只有猫毫无察觉地在地上扭来扭曲。

隔了好一会儿,花京院感到膝盖终于撑不住了,就地坐下,将刘海往后脑勺一拨。

“你都听到了?”

“没有,就一点点。”

“那你听到哪儿了。”

“就,你说你喜欢我那里。”

“......那就几乎是全部了。”

花京院往地上一趟,侧过身去不愿意看他。

“这下你都知道了,打算怎么办。”自暴自弃的语气。

承太郎没说话,而是把猫抱起来放在花京院面前。

“你干嘛。”

他偏头看向承太郎,承太郎也在看着他,随后目光游移到黑漆漆的身影上。

“......我觉得它光有个爹不够,还缺个妈。”

“哈?!”

花京院还是不愿意转过去,但承太郎看到了他发红的耳朵,能想象到面前这个人的脸蛋正处于一个什么状态。他同样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烧。

猫凑上去蹭花京院的脸,痒得不行,他四处躲闪最终还是不得不面向承太郎这边,一脸猫毛。

“你看他也挺喜欢你的,不如你就,当妈呗。”

花京院反手把猫塞到他怀里,捋着脸说:“我拒绝,要当也是爹好吗。”

“行吧,两个爹就两个爹。”承太郎也躺在树下,猫踩上他的胸膛,又下去了,在两人中间的位置团成一团睡起了大觉。承太郎看看猫,又看看花京院,花京院同样也在看着他。

二位爸爸对视了一阵,然后果不其然,又脸红了。

这天气真的好热啊!

 

 

 

FIN.

 

 

 

 

 

※大概是6x3

 

 

 

空条博士家里多了一只通体漆黑的猫。

某个雨天,他的学生花京院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发现了这个家伙,它被装在什么都没有的纸箱里,被雨淋得湿透。花京院抱起了他,但学校宿舍不能养宠物,他只好求助了住的离那片区域很近的导师承太郎,请求他先收养一段时间,直到有别人愿意带走它。

承太郎看着同样滴水的花京院,应允了。他工作很忙,并未有太多时间照顾小动物,只在家中准备了食物和猫砂,连窝都没有。所幸这猫很独立,并不依赖人类生存,像一个安静的独行者,有时候承太郎甚至会忘了它的存在,因此也就从未带人上门来带走它。一人一猫在不大的公寓里平安无事地相处着。承太郎出差的日子里,花京院偶尔会来到博士的家里照顾它,尽管他有这栋公寓的备用钥匙,但从未久留,收拾好就匆匆离去。

猫不大爱搭理人,他的临时主人也如此。大概是二者气质相同,在同一个空间相处多少都有些相斥,有时候承太郎想抬手摸一下它,被那双眼睛一撇,又放了回去。相比之下它更亲近花京院,承太郎在家的时候他也来过几次,开门的时候它会迎上去,花京院一蹲下,它的爪子就扒着他的膝盖,鼻子往下巴上凑,好像在要吃的。它的愿望总是可以得到回应,花京院会带来些小鱼干,缓解猫吃多了猫粮的腻味。

承太郎通常不会挽留自己的学生。学习工作上的事他们都在实验室里交流完成,在公寓这种私人场所反而放不开手脚。博士无法插入一人一猫之间和谐的气氛,对他说一句,留下来吃晚饭吧,或者是什么别的邀约的话。

他们不该是那样的关系。

所以空条博士现在很烦恼。他的学生沉沉地在沙发上睡着了,气息均匀。茶几上放了两个酒杯,花京院面前那个空了,承太郎面前的只是少了三分之一。他有些微醺。

一切的起因是花京院带来的一瓶度数有些高的洋酒。再过一段时间他就要毕业了,洋酒是父亲嘱咐的谢礼,花京院在探望猫的时候顺便带了过来。空条博士拧开瓶塞倒了一杯,几口下去又拿出一个空杯子倒了些酒,递给花京院说,算庆祝你毕业。

花京院的酒力比想象中的差,他不大会喝酒,和承太郎聊天的空隙就饮尽了杯中的液体,头渐渐下歪向,不说话了。

承太郎从未见过这样的花京院。棕红色的睫毛长长地垂着,随着呼吸微微颤抖。花京院很安静,睡得毫无防备,承太郎将他的身子放下,头躺在沙发柔软的扶手上,随后折回自己的房间,打算等他自己醒来。直觉告诉博士不能贪恋,但他终是没有忍住,又返回客厅,脱下自己的紫色外套,把自己的体温盖在花京院身上。

事情一旦错了一步就会接着错下去。他蹲下去,浅浅的呼吸扑在脸上,有些温热。花京院的紧闭的嘴唇还是湿润的,拇指在上面轻轻抚动,承太郎的脸又凑近了一分。酒精的力量正驱使他做一些不应该做的事。

一道黑色的影子蹿上沙发。他的唇还未完全贴上去,家中那个不易察觉的生物就挡在中间阻隔了道路。猫蹲在花京院面前,犹如一个守卫者,浑身绷得很紧,无言地传达着不要靠近的信息。

它祖母绿一样的眼睛幽幽发着光,眼神犀利。博士愣了几秒,随即明白了过来,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

世间竟有这种事。两个颜色一样的眼眸,都深爱着同一个人

 

 

 

FIN.


评论(1)
热度(158)

© Don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