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cp承花本工事中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承花】【ABO】【R】这种东西还需要标题吗

*ABOABOABO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R18欺诈,真的。

大雾来得很突然,在里旅店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能见度就已经变得非常低,方才还能借着月光看清的路瞬间便消失不见了,但这并不影响酒馆里的人寻欢作乐,灯光给雾镀上一层温暖的金黄色,笑声踢踏声接连不断地从四面八方传来,寻找替身使者的难度变得更大了。

换句话说,只有走在路上的承太郎才嗅到了雾的危险性,白金的精密度并不能缓解眼的迷蒙,他眯着眼睛,像蝙蝠一样缓慢地行动,拿不定是找出敌人还是摸黑回去。如果有一个远距离攻击替身的同伴在他身边,一切都不用考虑,但花京院典明从傍晚时分开始就不知去了哪,或许已经睡了,或许也察觉到了小镇的不对劲,也在大街上游荡。

承太郎还在思考,一阵奇异的香味飘过来,牵引住了他的大脑,并往一条巷子深处拉扯。然而他是在生物本能的驱使下踏进去的,即使刹那间他就反应过来,这是比遇到敌人更加糟糕的事情,血液却原始地沸腾了起来。脚步快的不像话,承太郎没有撞上一根柱子或一面墙壁,新的猎物让他的感官得到了进一步的锐化,甚至削弱了敌人拉响的一级警报,他无暇回忆生物课本上有关这类奇异事件的叙述,唯一能知道的是,在这个年代,被信息素所吸引已经变得极其罕见,快要消失在人类的知识里。

不仅看不清,眼前的路还越来越暗,中途便飘荡在空气中的铁锈味在巷子深处达到了顶峰,冲淡了信息素对思考的影响,即使什么都看不见,承太郎也能立即反应出来这里发生了杀戮,吸引他过来的人还活着,是敌是友未知。沉闷的打斗声回响在狭窄的空间里,近在咫尺,不断有人倒下,飞出来的血甚至溅到了承太郎的脸上。若放在平时,他绝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深入这种鬼地方,承太郎咒骂着该死的信息素,身子不小心触碰到了什么东西,绳状的。身体比大脑更先一步做出反应,连续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方才站定的地方就被一些碎片一般的东西炸出一个坑,激起一阵绿莹莹的尘。毫无疑问,这里也有一个替身使者。

“花京院!”承太郎呼唤着友人的名字,“是我!听到回应一声!”

除了接二连三飞来的绿宝石水花,花京院没有任何回应。承太郎不断闪躲,试图传达自己的身份,未果,那些碎片攻击完全不是从一个固定的方向射来的,他无法在一片昏暗中判断出花京院的位置,只得退出疑似被法皇的触手包围的区域,攻击这才停止。但是鏖战没有停止,就在前方十几米开外的位置。承太郎又一次喊了花京院的名字,肉体倒下的声音最后一次响起,雾渐渐散去,月亮重新洒在这个小镇上。承太郎这才看清楚了一切,倒吸一口充满血腥味儿的凉气。

那是花京院——五分钟前还熟悉的同伴,此刻蒙上一层厚重的疏离感,直挺挺地站在法皇的笼牢中,头颅低垂,像丧失了意志。血从他身上蔓延到地下,穿过一圈尸体,浸润干燥的土地,使沙子粘稠,每走一步都带起一小块面积的血土。最关键的气味儿,当然也没有消散下去,它不属于地上任何一具尸体,仿佛要把这儿搅得更乱。异国他乡的小镇,还未交锋就死透的敌人,陌生的信息素,充满血的巷子,性情大变的花京院,性情大变,还散发着信息素的花京院。承太郎的脑子要炸了,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隐瞒花京院真实性别的问题,而是自己的处境。

到了这个年代,omega已经完全可以控制信息素的收放,他们有权利选择标记自己的对象,也可以接受多个alpha的标记,相比起以前还在使用抑制剂的时候自由了不少,但是仍有例外。“......那些无法控制的个体,在发情期会展现出强烈的攻击性,力量甚至远超一般的alpha。这可以说是omega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但是放在稳定的社会条件下,尤其是人口密集的城市,这种保护无异于无差别攻击。”讲台上干涩的嗓音在脑海里滚动播放,承太郎后退一步,却甩不开那股浓郁的香气,绿色的笼牢有一处打开了,花京院正朝他走来,眼下他最需要的是一只抑制剂麻醉枪,那是用来对付眼前的omega的,但是这个见鬼的地方别说抑制剂,恐怕麻醉的药物都找不到,只能靠打昏这种原始而暴力的方法。

但承太郎并不太想动手,同伴意识阻碍他出手,打赢花京院很容易,力量却很难控制,第一次交锋没有打得对方半身不遂纯属运气好,而现在花京院的攻击更加纯粹了,完全没什么花招,一心要弄死他的意思。承太郎双手抄兜四处闪躲,法皇从地上不知哪个角落伸出一条触手缠住他的脚,狠狠拉扯到地上,更多的触手爬上来,瞬间就将承太郎五花大绑了。花京院骑在他身上,一手掐着脖子,大拇指抚过颈动脉附近,一半是血的脸咧出一个狰狞的笑容。他显然认不出承太郎是谁,却不急于下手,大概是味道闻起来熟悉,不像那些循着信息素跑来的杂鱼alpha,omega的本能告诉他眼前这个alpha强大,长相俊朗,浑身力量强健,拥有相当优秀的基因——放在以前便是一个值得被标记的对象。承太郎以为他笑是要杀了自己,做好准备就等花京院露出弱点,把他打晕了带回去。花京院却腾出一只手,去解他裤头。

阅读全文


评论(17)
热度(334)

© Don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