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cp承花本工事中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承花】クリスマス小話

*美国时间圣诞快乐

两个月。自从花京院被领养回来那天起,承太郎就没有多少时间在家里度过的,孩子十岁不到,却很听话,几次回家下来,交代他的事情都会做好。保姆说他淡淡地,不大爱说话,但也不会添麻烦。
关于花京院的性格,老实说承太郎并不太能够了解,时间是个问题,作为监护人,他实在过于不合格,只能凭借点人生经验来判断,孩子在门后冒头,究竟是不舍还是不敢。住的房子很大,回来那天的晚上花京院就站在房间的门口,穿着略有些大的条纹睡衣,怯怯地望着将近两米的领养人,没说一句话。承太郎走过去,巨大的阴影罩着他,配合不怎么明亮的光线,对儿童而言,颇有点恐怖片的气息。 他鲁莽地把这个行为视作害怕,于是抱起他,带到自己床上,花京院抓着他睡衣的一角睡得很像,但是承太郎失眠到后半夜。
第二天博士就出差了,十天半个月家常便饭。海风让他清醒了不少,以及焦虑,接下去两个星期承太郎在自责中度过,花京院一个人生活在家里没人陪,学校的手续也因为时间问题没办,早知道就不那么急,起码收容所还有一群同龄人可以说说话。下船之后,他几乎能把车开到飞起来,一路闯了好几个红灯,开门的第一件事,便是叫着孩子的名字。房子里响起细小的脚步声,花京院还是穿着睡衣,看到他不急着靠近,倒是他自己走了过去,蹲下来拥着小小的身子,说了句对不起。
对不起。下次走的时候他又说了一句。承太郎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花京院很乖,说忙,不能经常回来,点头;说你不用担心生活,想要什么跟我说,点头;说你要是不开心或者难过,也要跟我说,点头,但从未见他哭过或者表现出过负面情绪,只有晚上在一起睡觉的时候才挨得很近,承太郎稍微动一动就醒。看得出花京院很喜欢这个,于是在家里待的日子,承太郎都尽量跟着他的作息转,午睡也会一起。孩子的体温高于大人,抱在怀里像个暖袋,除此以外时间,这个暖袋都不会无故靠近他。这让承太郎有点遗憾,也因此没有教他应该说我回来了,欢迎回来这类家庭用语,他不想用自己的观念强迫花京院接受新的家庭环境,最好的情况是,孩子可以自己接受,但那需要时间。身为一个不合格的监护人,他必须等,有耐心地等。
即便如此,承太郎依旧想努力做点什么。工作的事情他没法决定,该出远门还是要出,能做的只有多熬几个夜,趁早收工回家。花京院来的时候已经过了生日,下一个重要的日子是圣诞节,承太郎计划好了,提前买好从美国飞回去的机票,当然,礼物也是提前准备好的。他满打满算可以看到花京院的笑脸,结果收到了大雪滞留的通知。
那一年天气特别异常,雪大得封锁了整个机场,航班全线瘫痪,所有等着回家的人都被迫聚集在这里,其中就包括承太郎。他提着礼物,面对一片红的大屏幕,握紧了拳头,还有不到24小时的时间,日本的圣诞节就要过了,而他则可能必须得留在这里,给花京院打通电话,对不起,我不能及时赶回来了,大雪。花京院肯定能理解大雪和他不能及时回来之间的联系,但是这一回,承太郎宁愿他任性耍脾气,哪怕一句也好,一句“我想你回来”,他恐怕会想办法游也要游回去。
承太郎没接受机场安排的住宿,他在起飞大厅停留了一晚,一直盯着动态。似乎为了应允他的愿望,第二天天气忽然有所好转,他顶着满眼红血丝迅速换了最早去日本的那班飞机,回去以后还要转机。经过十几小时折腾,又是一场大雪迎接满载疲惫的他,出租车排成长龙。博士抱着礼物怕被打湿,他抬起腕表看了看,还是迟到了。
他决定悄悄把礼物放在花京院床头,虽然这挽救不了什么,但是圣诞老人来过,他不会落下任何一个好孩子。承太郎这么想着,疲惫地推开家门,却发现客厅的灯还亮着,花京院躺在沙发上,盖着毯子,就快睡着了。礼物掉在脚边,承太郎轻轻叫他的名字,花京院也迷迷糊糊地喊着他,伸出双手。监护人获得了第一个拥抱,他紧紧拥着小小的身体,在花京院的额头上印下一吻。虽然时间已经过了,但对于他们来说,这是送给彼此最好的圣诞礼物。

评论(4)
热度(126)

© Don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