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cp承花本工事中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承花】我们是朋友,真的,我在现场

*一个字,俗。

花京院从浴室里出来,没带换洗衣服,白衬衫是承太郎的,腰间随意挂着毛巾,未擦干的水还在往下流。承太郎正在厨房,打开冰箱门,问他想喝什么。天气很热,他甚至不愿意把脸从冰箱前离开,花京院直接坐到沙发上,单腿一翘,说酒就行了。
多亏自己的失误,花京院从健身房一路忍着浑身汗,直到进了承太郎家才得以解放,敞开扣子享受空调风,他正直的好朋友拎着两罐酒走进客厅,顺手调低了档。只有傻子才这么吹,承太郎说,抬手扔酒,花京院接过,打开痛快地喝起来,边喝边调侃,今天很多人盯着你啊,做肩展的时候。
这几乎是定番了。当初他们约好一起去健身,其中一个目的便是挡掉来搭讪的人,方便在应付不来的时候指着对方,呶我对象在那儿,识趣点。说来好笑,这么约定纯属偶然,承太郎被一个抹了起码十盎司油的肌肉男缠得不行,又不能打,对方盯着他不能出手,已经把自己家门爆得差不多了,赖在一旁不肯走。花京院恶作剧地走过去,揽过自己好朋友的腰,捏了一把,承太郎动作一僵,心想回去算账,于是他们是一对的消息就传开了,承太郎还是下面那个。被搭讪的问题虽然解决了,但是粘在他身上的目光反而带了点别的味道,他自然很不爽,又一直没逮到机会回敬花京院,毕竟——他们就是朋友,戏继续演,要真的有人敢在更衣室跟上来,被打进ICU都是轻的。
但是,差就差在花京院每次都喜欢提这个,好多人盯你,我觉得他们想摸你屁股,啧啧啧啧啧啧,附带一长串笑声,比如现在,笑得毛巾堪堪往下掉。相比之下承太郎衬衫短裤,还算穿戴整齐,谁的处境更危险一点一看就知道了,虽然他一次都没想过要用同样的方式回敬这位玩笑开过火,甚至疑似损毁了他名声的朋友,不过花京院笑得胸口发红,脸也红,腿也红,酒差不多全下去,不发点疯说不过去。承太郎也喝得差不多了,脸颊发烫,他止不住想走过去摁着疯癫的花京院,问他你在笑什么,你到底在笑什么,你有立场笑我吗?啊?花京院的脸近在咫尺,仿佛空间一下子削没了,他是被吸过去的,双手掐在对方肩膀上,花京院不笑了,嘴角还翘着,略带一点讽刺的意思,手上的易拉罐还握着,好整以暇地看回去。
“不对,不对。你应该在下面,来我们换个位置。”
“你还想试?你敢吗?”
那声音显然带着怒气,承太郎也不知道自己在跟什么较量,他不会松手更不会让开。大约是积攒已久,今天非得讨个说法不可,这么说也不对,具体想怎么解决已经不能靠脑子了,系铃人就在眼前,跟他一样运动完,还喝了酒,醉了吗,醉了吧,左手移到后颈,拉近。醉得不轻。
咣当一声,花京院握着的罐子掉地上,转了一个圈。承太郎盯着它,瞬间有些迟疑,倒是花京院自己亲了上来,手臂也亲昵地缠上来,入乡随俗似的,亲得很随便,身体倒是热情,为了弥补方才被夺走的主动,他眼一比心一横,直接把毛巾拽掉了。花京院像被夹住脖子的猫,一下没了动作,承太郎伸手进根本没扣的衬衫,打算摸几下就当报仇了,虽然中间隔得有点久远,这波稳赚不亏,值了。不对值个屁我疯了吧我在摸自己朋友啊?不是在玩吗哎我去你羞什么?面对昔日好友的霸王硬上弓,花京院选择抬手捂脸,袖子还长了一截,提醒承太郎他穿的还是自己衣服,上头能闻到自己味道。直觉告诉他正确做法是立刻离开出门去冷静一下,再玩下去就要火大得能烧本能寺了,但直男最后的倔强让他决定掰开花京院胳膊,看看自己好朋友现在是什么表情。
花京院在发抖,不愿意拿开胳膊,俩人掰手腕一样僵持了一会儿,胳膊是移开了,脸还向着沙发,刚才的主动仿佛是个膨胀的气球,戳破了,怂得不行。鬼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什么,两人都这么想,可是承太郎却觉得,他真是……可爱得不行了。至于朋友不朋友,那都不重要了。
“花京院。”
不答。
“花京院。”
不答。
“你看看我。”
“……不看。”
“Nori。”
“……”
喊名字就没脾气了,花京院勉强转过来,他看不到自己的脸,只觉得承太郎脸红得滴血,眼神也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不清楚,恐怕他也是这么看着他的。跟健身房里那些家伙不同的是,他们都盯着他的屁股,只有他才会盯着承太郎的脸,和性感的背肌。他忽然想到了这个,于是便突兀地说了出来。
“你的背肌很性感。”
“……啊?”
本以为会说点什么挽救关系的话,结果是这个。不仅如此,花京院的双手真的在他宽阔的背上探索了起来,说,我想这么做很久了。
“来啊,你不是上面那个吗。”
“你到底多介意上下问题。”
“很介意。”
“好好,下次我就去跟那些人说你是上面那个,一夜七次持久耐用器大活好……”说着说着他噎住了,承太郎身上一些鼓起来的位置贴着他,他毫不怀疑刚才说过的话都会在自己身上实践一次。
“行说好了不许反悔。”承太郎托着他屁股,低下头去重新吻他。

他们心里清楚,好朋友只是一层掩护,至于直不直也已经不重要了,没有哪个直男会跟自己男性朋友接吻,摸来摸去还对他勃丄起。不过,他们只对对方勃丄起就是了。

评论(5)
热度(205)

© Don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