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cp承花本工事中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承花】【R】HARDER

*PWP


砰砰砰,一阵沉闷的敲门声,紧接着又是一阵。承太郎踢了三下置物架,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如果没有回应就赶紧走。花京院开了门,冷风打着旋冒进来,他半个肩膀是雪,红色的。久未使用的木门被粗暴关上,落下一片尘雨,青年将带回来的物品掷在地上,起身查看炉火,往里头添了些柴火。这是屋子里唯一的照明和取暖工具,没了它,他们都得死。

“这么快?东西买齐了吗。”承太郎坐在一堆干草上,拖着右腿。大约几天前他在一场交火中受了伤,没伤到骨头,快痊愈了。虽无大碍,但总归是逃不快了,他们不得不中止逃亡计划,花京院架着他来到这处小屋,暂时安住了几天,一人承担起放哨购置必需品的任务,还有换药,不过他现在自己可以行动了。

“勉强,遇上了一些麻烦赶紧撤了,嘶……”若是平时,他一定是粗暴地撕开,眼下没有换洗的衣物,花京院只得小心翼翼地脱光一只胳膊,掺了血的雪水愈发浓郁,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狗日的,到处都是军方的人,证件查得很严,虽然没跟上来,应该也快了,反正你伤快好了,明天我们就走。”

承太郎点点头,示意青年过来坐在他身边。火光隐约照出他眼角的细纹,能看出实际年龄,三十后半,四十?花京院猜,他从未问过承太郎的年龄,还有过去的事情,除了名字和长相,性别,其余的事情皆为谜团。他们都是政见上有异议的分子,被追杀,在同一条船上遇到,于是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同伙,并保持着戒备心。花京院不习惯对人露出后背,睡觉时一定正面对着承太郎,稍有动静就起来,连走路的时候也不愿意先行一步。承太郎让他转过去给他上药,青年握紧了怀里的枪,进门前就已经上了膛,扣上扳机。

“别那么紧张,否则你进门时就死了。纱布酒精给我一下。”承太郎轻易猜到他在想什么,故意加重力道。“何况你还受了伤。”

花京院用受了伤的胳膊反手递东西过去,忍着没哼出来。“谁知道呢。活捉比尸体更有价值不是吗,把我押着投进监狱,你的罪名就消除了。”他轻蔑地笑起来,仿佛承太郎的枪,或者小刀,已经抵在了他的腰间。

“嚯。那我真该感谢你没趁我走不了路的时候落井下石了。”中年人熟练地清血,敷药,包扎。等不及似的,花京院转过身,自己穿上衣服,活动两下,又走远了,径直坐在炉火前,手指插进头发中。不大愉快的信号。

“喂。”毫无反应。也只有这种时候,青年才会显示出一丝与年龄相仿的孩子气。他本该是“牢笼”里最为吃香的那类,凭借姣好的面容和聪明的头脑过上好日子,但花京院选择遵从自己的真实想法,把自己历练成一头小豹子,而非家养的长毛猫——虽然豹子也有闹别扭的时候就是了。

承太郎走过去,还未触及到人,冰冷的枪口直指心脏。花京院眼神暴怒,握着枪,逼迫承太郎一步步后退,直至承太郎被绊了一下,身体摔在干草堆上,杀戮的气氛还挥之不去。花京院受伤的手撑在他的头旁边,膝盖跪着,脸离得极近。

“别惹我。再来一次就把你崩了。”枪口转移到额头上,用力转了几圈。承太郎相信他会这么做,一点也不怀疑,他曲起膝盖,碰到青年的胯间,硬的。青年眼中闪过一丝惊慌,承太郎抓住这个点,扣住他后脑勺。受伤的胳膊支撑不了多久,花京院倒在他身上,嘴唇触碰到一起,全是灰,但他们毫不介意,贪婪地交缠在一起。


r18部分走➡️全是肉啊


第二天他们醒的很早,谁都没说话,在沉默的气氛中收拾好了行囊。承太郎重新给花京院包扎了伤口,想去亲吻他,被无言地拒绝了。正当他们准备出门的时候,木门被粗暴地砸响了,砰砰砰,砰砰砰。承太郎背起背囊,上膛,挡在花京院面前,青年不甘示弱,他不害怕,一点也不,以前他是一个人,现在有两个人。承太郎令他安心无比。

下一次的安稳什么时候到来,没有人知道。他们努力呼吸,能活过一天是一天,此刻只需要安静等待木门被打开的那一刻就好。

承太郎和花京院的手握在一起,把枪口对准大门。

 

 

FIN.



*附上一些没什么卵用的蛇足设定

 两人生活在一个极丄权丄国丄家,承太郎最早是军丄方的人,后来因为一些事被拆散了家庭,在三十多岁的时候过上了被通丄缉的生活。花京院约15岁时离开优渥的生活铤而走险,17岁时遇到承太郎,暂时决定跟着他,却没想到一跟跟了好几年,正文里花京院应该20岁了,承太郎的年龄只是一个模糊的数字。
行动上他们都喜欢单人行动,尤其是承太郎,花京院在过去会因为利益与他人结伴而行,一旦察觉到不行就会果断抛弃同伴,用他的话来说这就是生存的技巧。
两人在一家地下赌丄场相见,承太郎绝佳的运气吸引了花京院的注意,而他也对这个年纪轻轻就出来冒险的小家伙感兴趣。恰逢花京院那时候缺钱,于是就跟着赌赢大笔钱的承太郎走了。(不排除有长相符合审美的原因)至于性取向,花京院一开始就摊牌了自己是同性恋,承太郎则摇摆不定。


评论(4)
热度(161)

© Don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