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网络上寻找偶像

【承花】最強伝説①

*前两章为新刊试阅,游戏实况pa,标题与内容严重不符。

 

就说实况这事吧,一开始花京院并没有秉持着要干出一番事业的心态,只是刚好他比较擅长打游戏,刚好朋友波尔那雷夫说你可以搞点实况给不敢玩的人看,刚好他顺便随意录了一期,刚好又发网上去了。第一次录麦克风有点问题,中途还断了几次信号。他也管不了那么多,随便剪辑剪辑再打开歌单配点bgm就投到刚刚注册好的账号上去了。

弄好一切已快天亮,花京院关机躺床上一觉睡到大下午,实在饿得受不了起床随便弄了点什么吃的一边开电脑,然后随手点开视频网站。首页上赫然出现了自己那粗糙到不行的处女作,他才想起来自己昨晚好像是通宵做了这么一期实况。

等等我不是看错了吧。花京院第一反应出错了,鼠标点一点直接拉到评论区,评价竟无一例外都给的很高。一半的人夸他声音好听,一半是夸他游戏技术,几乎每条评论后面都跟着一句什么时候更新。当然也有人质疑你是哪位主播的马甲吧这游戏我死了几千回了。

那些评论他一个没回就关掉网页,过了会儿直接拨通了波尔那雷夫的电话,开口就问:哪里有专业的直播实况教程?

当晚,花京院的个人直播间弹幕声鼎沸。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突发直播,原因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说来也挺简单的,就是想给那些质疑他的人一个回应。第一次直播,教程只看了一点,花京院还不大熟悉软件操作,录音录半天了游戏还没开始跑。他也不怕丢脸,坦白自己是第一次直播电脑出了些问题,边处理bug边通过弹幕和观众聊天。他一开口,屏幕上就飘来无数的,好听,声音好听,tenmei我要给你生猴子,虽然我是个男的但是我()了。等等最后那句是怎么回事。

直播过程还算尽人意,实力没发挥好但也可以让普通观众心服口服。很多人还想接着往下看,弹幕一个劲儿地喊安可,主角花京院却觉得困了便说今天先到这儿吧我睡了,剩下的再说,管杀不管埋似的关了网页。

洗完澡他却睡不太着了,心情一点也平静不下来,这感觉像忽然中了彩票,但又有点不同。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会出类拔萃,这两天收获到的评价确确实实地带来了高涨虚荣感,并且有刹不住车的趋势。花京院本人并不想把这个收获归到运气那一类,也不信运气玄学,他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到两三点,思考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做下去。

时间方面好说,花京院自由职业,时间安排永远处于两种极端,要么忙到死要么轻松到死,而他最近刚好处于后者阶段,正打算拿这段空闲搞定一张游戏盘。顺便搞直播不会花太多别的功夫,他掰着指头前后权衡得出这个结果。所以思来想去,一咬牙还是决定,做,哪怕先做一季试试水也好。

事不宜迟,第二天他就发了公告,今晚七点半不见不散,内容接着昨天的继续。

十来天的功夫,花京院的id,也就是tenmei已经登上了榜首。光是摆在那儿就仿佛在对人说,来,快点来订阅给赞,确实是不错的成就。一个新晋素人拥有老司机一半的流量和声援团,对他的猜测也是越来越多,是哪个人马甲这种说法呼声也挺高。当然这根本没有证据可以支撑,花京院的声音辨识度高,重合度不大。于是便有好事者企图翻出花京院的社交账号以扒出点黑历史。可惜此人对自己隐私保护一向到位,个人资料除了id什么都没有,连头像都是系统默认的,而tenmei这个名字他根本不在别的地方用,就算搜也搜不出什么名堂。

神秘得一塌糊涂。

有时候波尔那雷夫会开玩笑说,你别惹我,小心我把你照片摆上去,再把你家底曝光。哦忘了说,波尔那雷夫大概是唯一一个知道花京院真实身份的人,现实生活中的花京院偶尔犯点神经质,毒舌起来不含糊。一到网上却彬彬有礼,一副优雅到不得了的样子。

Tenmei的实况刚刚风生水起那阵子波尔纳雷夫还想过就着花京院的实况下饭。那一听就是社交场合才会有的声线让人哪儿哪儿不适应,点开五分钟就关掉了。他对tenmei这个主播的评价只有四个字:人模狗样。

“倒是跟你的脸挺配,你粉丝看到了一定高兴。”

“除非你还想尝一次肘击。”

花京院的肘击讲求快准狠,于是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波尔纳雷夫再也没提过曝光的事,花京院也继续过着每天睡觉吃饭工作三点一线的生活。虽然人气上去了,副业就是副业,播不播完全看他工作强度和心情,有时候一周也不见得更新一次。每每这时私信评论就塞爆了,除了迷妹迷弟们的催更,还有找他合作的,打广告的。花京院也懒得回复他们,直接在个人简介里写上不合作也不接广告。原因很简单,他不缺钱也不想靠这个挣钱,商业合作免不了抖着偶像包袱出来卖人设露脸,那样太违反打游戏的初衷。

写到这里咱们的法国人有话要说了,不卖人设你那声线装给谁看啊。八成是半个职业习惯吧,谁让花京院大学时仗着声音好听是广播站镇站之宝呢。但他却鲜少参加庆功宴之类的活动,不喜欢社交倒是跟现在一样一样的。台长总是说花京院啊好多粉丝想见你一面呢,都被他摆摆手推过去了。

“记住我声音就行了,怕他们看到我的脸会失望。”

要是现在问花京院,他恐怕还是会给出一样的答案。要不然怎么说社障这病不但治不好只会越来越重,即使法国人有那个心思当经纪人给他开出一条致富之路出来,金主不愿意动也没辙不是。

所以花京院联系他查另一个主播的时候,波尔纳雷夫看了看,也是一个近期人气一路攀升的新晋份子。他差点跳起来,什么你终于想好合作的事了吗,联系方式给我,我来办妥,组合名都给你想出来了,就叫Qtakak……花京院一记眼刀,说你想什么呢。

“我觉得这人抄我风格。”

哪路神仙能让花京院这种佛系玩家注意到,还抄袭?波尔纳雷夫坐下来认真看了一期名为Qtaro主播的视频,从语气到录制到剪辑风格都透露着新手的感觉,加之最近模仿花京院风格妄想白手起家的人不在少数,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值得去调查。

“你看。”随手调出主页,Qtaro最新的视频排在Tenmei后面,很明显是花了大笔推广费。花京院不在意那些只学了些皮毛的家伙,可这个人除了学还隐约有点别的意思。最重要,也最让花京院介意的一点是,他声音……挺好听的,浑厚的低音炮经过并不专业的录音设备,出来一股沙哑粗犷的感觉,用不着他描述,评论里对Qtaro荷尔蒙的描述已经多到溢出来了。

有钱买推广没钱买设备,这让花京院感受到了挑衅。他的特点就是视频略带点粗糙,不追求完美,核心技术过关,以及声音好听。于是这位Q太郎还是Q大郎什么的家伙成功成功地引起了他的注意并成为第一个躺在他黑名单里的家伙。

法国人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什么,此人身份和花京院一样是个谜,0关注0点赞,顶多只能看到收藏夹里的一些海洋纪录片,不过这也推测不出什么。

“要不别管他了,你有这个心思不如思考下之后做哪个游戏。”

“那怎么行。”花京院登陆了自己第1127个马甲(随口说的,实际没这么多),点开私信那一栏快速编辑了起来,按下发送。那边很快有了回复,不外乎是些谢谢喜欢和支持之类的客套话。

不撬开你的嘴我不叫Tenmei,花京院咬断一根pocky,也跟着客套了回去。

不对你本来就不叫啊。 

 

 

 

TBC.


评论(16)
热度(335)

© Don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