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cp承花本工事中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承花】游戏实况paro①

*没错又是我,其实跟实况没什么关系就是个谈恋爱的故事,先扔一章出来看看反响,填不填看心情了

并没看过太多实况,大家多担待

 

 

一开始花京院并没有秉持着要做什么的心态,只是朋友波尔那雷夫说你可以搞点实况给不敢玩的人看,反正又不吼又不叫的也不会吓着人,他就随便录了一期,第一次录麦克风还有点问题,中途还断了几次,总之随便剪辑剪辑就投到刚刚注册好的账号上去了。第二天一觉睡到大中午,起来随便弄了点什么吃的开电脑,随手点开视频网站,首页上赫然出现了自己那粗糙到不行的处女作。

等等我不是看错了吧,他直接拉到评论区,评价无一例外都给的很高,一半是夸他声音好听的,一半是夸他沉着冷静的,几乎每条评论后面都跟着一句什么时候更新,当然其中也有人质疑你不是第一次玩吧这游戏把我吓坏了,花京院关掉网页,嘴上没说什么直接拨通了波尔那雷夫的电话,开口就问:怎么搞直播?

当晚,花京院的个人直播间弹幕声鼎沸,当然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突发搞实况,原因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说来也挺简单的,就是想给那些质疑他的人一个回应。第一次搞,花京院还不大熟悉软件操作,游戏还没开始录音已经开始工作了,他也不害臊,坦白自己是第一次直播电脑出了些问题,边处理bug边和通过弹幕和观众聊天。他一说话,屏幕上就飘来无数的,好听,声音好听,tenmei我要给你生猴子,虽然我是个男的但是我()了,等等最后那句是怎么回事。

直播过程还算尽人意,花京院困了便说今天先到这儿吧我睡了,剩下的再说,管杀不管埋似的关了网页。洗完澡他却睡不太着了,心情一点也平静不下来,这感觉像忽然中了大赏,但又有点不同,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会出类拔萃,但这两天收获到的评价确确实实地带来了高涨虚荣感,并且有刹不住车的趋势。他本人并不想把这个收获归到运气那一类,花京院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到两三点,思考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做下去。

其实说花京院自由职业,时间安排永远处于两种极端,要么忙到死要么轻松到死,最近他刚好处于后者阶段,正打算拿这段空闲搞定一张游戏盘,顺便搞直播不会花太多别的功夫。所以思来想去,结果是,做,哪怕先做一季试试水也好。

事不宜迟,第二天他就发了公告,明晚七点半不见不散。

要说成效确实不错,十来天的功夫,花京院的id,也就是tenmei已经登上了榜首。光是摆在那儿就仿佛在对人说,来,快点来订阅给赞。一个新晋素人拥有老司机一样的粉丝团,周围人免不了对他有各种各样的猜测,比如是哪个人的小号啦,当然这个并扒不出来,他的声音辨识度高,重合度不大。于是便有好事者企图找出花京院的社交账号,可惜此人对自己隐私保护一向到位,个人资料除了id什么都没有,连头像都是系统默认的,而tenmei这个名字他根本不在别的地方用,就算搜也搜不出什么名堂。

神秘得一塌糊涂。

虽然波尔那雷夫有时候会开玩笑说,你别惹我,小心我把你照片摆上去。哦,忘了说,波尔那雷夫大概是唯一一个知道花京院真实身份的人,对此他的评价是,人模狗样。现实生活中的花京院有点神经质,毒舌起来不含糊,一到网上就彬彬有礼,一副优雅地不得了的样子。偶尔他会就着花京院的实况下饭,那稍微有点调整的声线,听着哪儿哪儿不适应,点开五分钟就关掉了。

“倒是跟你的脸挺配的,你粉丝一定高兴。”

“除非你还想尝一次肘击。”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波尔纳雷夫再也没提过曝光的事,花京院继续过每天睡觉吃饭工作三点一线的生活。游戏直播是副业,完全看他工作强度和心情,有时候一周也不见得更新一次,每每这时私信评论就塞爆了,一面是迷妹迷弟们的催更,还有找他合作的,打广告的,花京院也懒得回复,直接在个人简介里写上不合作也不接广告。原因很简单,他不缺钱也不想靠这个挣钱,更不想抖着偶像包袱出来卖人设露脸,那样太违反打游戏的初衷。

写到这里咱们的法国人有话要说了,不卖人设你那声线装给谁看啊,当然他不敢说,八成是半个职业习惯吧,懂的懂的,谁让花京院大学时仗着声音好听是广播站镇站之宝呢。但他却鲜少参加庆功宴之类的活动,跟现在一样,懒得露脸。台长总是说花京院好多粉丝想见你一面呢,都被他摆摆手推过去了。

“记住我声音就行了,怕他们看到我的脸会失望。”

要是现在问花京院,他恐怕还是会给出一样的答案。要不然怎么说社障这病不但治不好只会越来越重,即使法国人有那个心思当经纪人给他开出一条财富之路出来,金主不愿意动也没辙不是。

所以花京院联系他查另一个主播的时候,波尔纳雷夫看了看,也是一个近期人气一路攀升的新晋份子。他差点跳起来,什么你终于想好合作的事了吗,联系方式给我,我来办妥,组合名都给你想出来了,就叫Qtakak……花京院一记眼刀,说你想什么呢。

“我觉得这人抄我风格。”

什么的神仙能让花京院这种佛系玩家注意到?波尔纳雷夫坐下来认真看了一期名为Qtaro实况主的视频,从语气到录制到剪辑风格都透露着新手的感觉,但最近模仿花京院风格妄想白手起家的人不在少数,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值得去调查。

“你看。”随手调出主页,Qtaro最新的视频排在Tenmei后面,很明显是花了大笔推广费。花京院当然不在意那些只学了些皮毛的家伙,可这个人除了学还隐约有点别的意思。最重要,也最让花京院介意的一点是,他声音……挺好听的,浑厚的低音炮经过并不专业的录音设备,出来一股沙哑粗犷的感觉,用不着他描述,评论里对荷尔蒙的描述已经多到溢出来了。

有钱买推广没钱买设备,这让花京院感受到了挑衅。他的特点就是视频略带点粗糙,不追求完美,核心技术过关,以及声音好听。于是这位Q太郎还是Q大郎什么的家伙成功躺在了他的黑名单里,法国人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什么,此人身份和花京院一样是个谜,顶多只能看到收藏夹里的一些海洋纪录片,不过这也推测不出什么。

“要不别管他了,你有这个心思不如思考下之后做哪个游戏。”

“那怎么行。”花京院登陆了自己第1127个马甲(随口说的,实际没这么多),点开私信那一栏快速编辑了起来,按下发送。那边很快有了回复,不外乎是些谢谢喜欢和支持之类的客套话。

不撬开你的嘴我不叫Tenmei,花京院咬断一根pocky,也跟着客套了回去。

不对你本来就不叫啊。

 

 

 

TBC.


评论(16)
热度(171)

© Don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