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cp承花本工事中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承花】猫の恩返し

花京院捡了只猫回来。它被发现在宠物店门口,瘦小,黑色毛发脏乱,永远失去右眼,从水沟里救回来的可怜家伙。店老板是个善心人,不招它入店,却收拾干净了,以简陋温暖的纸箱招待了它。花京院恰巧路过那儿。

承太郎不太乐意。他们房子很大,还带个特别夸张的花园,却没在家里养半条鱼,或一只鸟。但花京院很固执,将纸箱放在玄关,便布置起了新成员的住所。小黑猫从里面探头,午后阳光洒在它的皮毛上,像一只发光的精灵。

许是出于赌气,一人一猫之间并未有过真正的交流。猫——没有名字,不需要叫唤,它会出现任何花京院在的地方,卧室,阳台,厨房,客厅,黑色的尾巴亲昵地缠绕在他的小腿上,额头不住地蹭,又或者直接钻进温暖的怀中,以换取抚摸。相较之下,承太郎只关心食粮多少及猫砂用量。猫捉蝴蝶他看书,猫洗脸他刷牙。有时候猫从刚用过的浴缸里蹦出来,梅花脚印水渍从卫生间一路通往客厅,最终踩在屋主的裤衩上。承太郎从电视的沙沙声中醒来,大腿很沉,并伴随着疼痛。猫长大了,最近体检显示刚有些超重,除了那永远失明的一只眼睛,它身体各项机能十分健康。

它继续叫着,然后被花京院抱了起来。玩可以,捣乱不行,话还没说完,猫便从怀里挣脱跳去了花园。这么活泼,也不知跟谁学的,他一只手握着承太郎的,兀自笑着。动物天性无关人类意识,更何况他俩都是安静的主,若说猫像谁,大约谁也不像,谁也不学。它突然闯入,给这里增添了点活力,仅此而已。

给这个没有孩子的家庭。

那天上午食盆空了,承太郎准备换鞋出门,突然像想起什么,意外地给了比平时多的量,然后出门了。接连几天下着暴雨,猫出不了门,在门框旁低低地唤,呜咽响彻整夜。花京院只当它心情不好,只是轻柔地抚摸。食盆中的粮一点也没少。

猫愈发焦躁,开始满屋满屋地晃荡,像是寻找着什么。兽医打着把黑色大伞上门看诊,它躺在壁炉边奄奄一息,不肯喝一滴水。黑猫总是能比人类感知更多,花京院身上裹着毯子,抱着猫。它接受注射,身体状况较之前缓解了一些,但除非它愿意主动进食,营养剂并不能真正救它命。

第二天雨停了。花京院坐在花园旁,怀里扔搂着他,像捧着一株弱小的植株。猫的心脏贴着人的,即使它不开口,花京院也知道接下去只是时间问题。承太郎曾说过,动物年龄比人短,它们能带来至多十几年的快乐,尔后离开,留下痛苦的种子埋在心底。他不希望自家草地会有一块永远属于某个灵魂。

而现在,花京院正承受着即将失去两份亲密的恐惧。猫仰起头,湿润的鼻子轻轻蹭着他的下巴,三瓣嘴蠕动几下。某个时刻,花京院好像听见了它说话的声音,并十分熟悉。无数个夜里他们的猫伏在床头打着呼噜,尾巴时不时掉在承太郎脸上,博士愤怒地把猫拎出门外,却从不关门。第二天的苏醒必将迎接阳光和猫,好多次半睡半醒的时候,他都听过这样的声音。

“......”

黑色的头颅重新埋进了怀里。

花京院很快便得到了承太郎生还的消息。

医生让花京院做好心理准备,因为......话还没说完,花京院推开门,一眼看到承太郎打了半边脸的绷带。失明,一件让人遗憾的事,花京院却毫不惊讶,他坐在承太郎床边,正犹豫要不要提起那个悲剧。

“......我梦到它了,在一片白光中,看到了那只黑色的声影。它朝我说了些什么,然后跳了出去,我在里面找了很久很久。”然后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

花京院点头。“我想我也听到了。”

那天下午,他的眼神与小小的绿宝石对上了。现在,它把这颗宝石留给了花京院,把生命留给了承太郎。



“この恩だけは━━━━”

评论(1)
热度(212)

© Donten | Powered by LOFTER